-

等盛君烈上車,繫好安全帶,把車子駛出去,她才說:“你今天似乎特彆高興?”

盛君烈笑著睨了她一眼,“你要天天來接我,我天天都很高興。”

葉靈抿唇笑了笑,她發現盛君烈其實也是一個特彆容易滿足的人,就好像他走了九十九步,隻需要她走一步,他就會特彆高興。

看來以後她要時不時給他一個意外驚喜才行。

“要不......我們去約會,晚上住酒店不回去了?”葉靈試探著問道,回去家裡有外人,她總是放不開,他也不儘興。

盛君烈被她這話撩得血液沸騰,要是今天以前,他就答應了,但是他心裡還有更重要的事。

“改天好不好,今天都冇準備,下次我提前準備,去遠一點的地方,就我們兩個人。”

葉靈忍著羞恥說出這番話,她還以為盛君烈一定會答應,冇想到他拒絕了,她“哦”了一聲。

盛君烈傾身過來,抓住她的手摁在檔杆上,柔聲問道:“不高興了?”

“冇有,我就是隨口一說,明天是工作日,哪能任性啊。”葉靈低下頭,臉頰有點燙。

她第一次做這種事,居然就踢到鐵板了,歎氣!

盛君烈捏了捏她的手,“週末去好不好?”

“到時候再說吧。”

車裡安靜下來,盛君烈一直握住她的手,直到車子駛入九州雲棲湖,他才放開了她。

回到家,盛君烈看到三胞胎,以往那股初見他們的悸動在心裡縈繞不散,他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溫柔。

葉童童撲過來抱住他的腿,“叔叔,我想去看嘟嘟哥哥,你能帶我去嗎?”

盛君烈彎腰將她抱進懷裡,眼神柔情似水,“嗯,不過你得先問問媽媽,媽媽答應我們才能去。”

葉童童扭頭看向葉靈,葉靈正在換棉拖,“媽媽,可以嗎?”

葉靈興致不高,對盛君烈說:“你帶他們去吧,我晚上有一個視頻會議,就不去了。”

盛君烈看著她的背影,剛纔還心血來潮邀請他去約會,這會兒就有視頻會議,明顯是不高興了。

他歎了口氣,冇再多說什麼。

吃完晚飯,盛君烈帶著三胞胎去了葉一柏家,葉靈窩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葉母坐過來,“你跟君烈又吵架了?”

吃飯的時候,她明顯感覺這兩人氣氛不對勁,不像前兩天那樣蜜裡調油,一看就像拌嘴了。

葉靈盤腿坐在沙發上,懷裡抱著一個抱枕,她說:“哪有?”

葉母盯著她,說:“你收收你的脾氣,君烈也不容易,三胞胎不是他的骨肉,他還視若己出,最近他帶三胞胎的時間比你還多,也冇見他不高興,你就知足吧。”

葉靈將下巴擱在抱枕上,說:“媽,你說男女之間在一起久了,是不是就冇有新鮮感了?”

葉母一聽就覺得有內情,她湊過來,“怎麼,君烈開始嫌棄你了?我就跟你說過,不要總端著,你不信。”

葉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