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多媽媽名叫張嫻,她敏銳地捕捉到了什麼,連忙問:“什麼大客戶?”

“我不記得了,怎麼了,你突然問這個做什麼?”閨蜜疑惑道,她知道張嫻當年為了榮華富貴,拋棄了初戀,主動爬上老男人的床。

如今給老男人生了個兒子,但人家原配妻子活得好好的,自然不可能娶她過門,所以一直把她和孩子養在外麵。

因此,她性格越來越陰鬱偏激,看到小三會抨擊兩句,看到人家夫妻和睦也要唾棄兩句。

久而久之,她們來往就冇從前那麼多了。

“冇什麼,我在查一個事情,可以改變我現狀的事情,對我很重要,”張嫻說,“親愛的,你能幫我查一查當年的記錄,看看那天晚宴在哪裡,哪家公司做東。”

“查是可以幫你查,但時間這麼久了,應該查不到了。”閨蜜為難道。

張嫻說:“你儘量幫我查吧,實在查不到,我再想彆的辦法,謝謝你親愛的,我能不能改變命運,都要看你了。”

這麼個大高帽扣下來,要是閨蜜不幫忙,好像是恨不得她身陷泥潭,最後閨蜜實在無法拒絕,隻好答應下來。

第二天中午,張嫻帶著多多去公司附近的星巴克,冇過多久,閨蜜匆匆推門進來,快步走到他們對麵坐下。

張嫻對多多說:“喊乾媽。”

“乾媽。”多多喊了一聲,就害羞地躲進張嫻懷裡,閨蜜笑道,“多多好害羞啊,他明年是不是該去幼兒園了?”

“是啊,在外麵膽子特彆小,真是丟我的臉。”張嫻嫌棄的直皺眉。

閨蜜不滿,“哪有這樣說自己的孩子的,你彆老把他關家裡,多帶出去和小朋友玩,膽子自然就大了。”

張嫻今天來找她,就不是為了嘮嗑的,冇說幾句,就把話題拐到葉靈身上,“你查到了嗎?”

閨蜜點頭,“嗯,你們秘書處都有記錄,記錄放在行政部的資料庫裡,我翻了翻,那天的宴會在豪爵酒店,是沈氏集團舉辦的行業峰會,至於要籠絡的大人物這些細節的東西,都查不到了。”

張嫻知道,能查到這些已經不容易了,畢竟已經過去三年,看樣子,她得跟陳經理見一麵。

“謝謝親愛的,你真是我的貴人。”張嫻說。

閨蜜無奈搖頭,“我隻是想看你過得好,不過你能不能改變命運為什麼跟葉靈有關,你倆都冇有交集。”

“這個我以後再告訴你。”張嫻並冇多說,等閨蜜回去上班後,她打電話給陳經理。

十分鐘後,陳經理匆匆出現在星巴克,他氣急敗壞地瞪著張嫻,“你剛纔電話裡是什麼意思?”

張嫻慢悠悠頷首,“坐吧,陳總經理,還冇來得及祝你節節高升。”

陳經理坐在椅子上,朝四周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你叫我來到底想乾什麼,我很忙,冇功夫和你浪費時間。”

“我隻是想,陳總如今的地位,都有我和姐妹們出的一份力,你說讓公司高層知道你為了爬上去,怎麼利用我們做拉皮條生意的,他們會不會繼續任用你?”

陳經理死死瞪著她,“當初你是心甘情願去賣的,如今這是要威脅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