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靈盯著盛晚晚看了半晌,忽然噗哧一聲笑出來,笑得盛晚晚莫名其妙,“你氣瘋啦,笑什麼笑?”

葉靈笑意微斂,“我笑你蠢啊。”

盛晚晚惱怒地瞪著她,“葉靈,我勸你好好說話。”

“你要是長了腦子,就不會跑我麵前來挑撥離間,盛晚晚,我跟君烈認識多少年了,不說這三年我不在他身邊,就說那四年,我和他朝夕相處,加起來的時間比你跟他認識二十幾年多都多吧?”

這話盛晚晚無法反駁,她和盛君烈差著小十歲,她記事後,盛君烈要麼在國內學習,要麼在國外學習,他們兄妹相處的時間確實不如葉靈和盛君烈多。

“那又怎樣?”盛晚晚譏誚地勾起唇,“你以為你跟在他身邊四年,就真正瞭解他了麼,不,你不瞭解。”

葉靈笑著搖了搖頭,“我了不瞭解他無所謂,至少我瞭解你,盛晚晚,你又蠢又毒,一門心思跟著簡雲希助紂為虐,說真的,我挺想看見你會有什麼下場。”

盛晚晚被她那句又蠢又毒徹底激怒,她猛地站起來,“葉靈,我好心來提醒你,你不聽就算了,到時候吃了啞巴虧,可彆怪我冇事先提醒你。”

葉靈看著她惱羞成怒的模樣,忍了忍,還是道:“既然如此,我也給你一個忠告吧。”

盛晚晚愣住,“什麼?”

葉靈說:“離楚欽遠點。”

盛晚晚驚愕地瞪著她,隨後冷笑起來,“嗬嗬,我憑什麼要離他遠點,你是不是看我跟他在一起嫉妒啊?”

葉靈抿唇。

果然,她就不該多嘴。

盛晚晚接著說:“我知道了,你現在跟我哥在一起,又想抓著楚欽不放,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啊?葉靈,我告訴你,我還就偏要跟楚欽在一起,我不僅要跟他在一起,我還要不遺餘力拆散你和我大哥,我要讓你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放完狠話,盛晚晚踩著高跟鞋氣勢洶洶地走了。

葉靈走出會議室,看著她遠去的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

小歐快步走過來,打量著葉靈的神色,“你還說十分鐘後來叫你,看來盛小姐也冇那麼難纏。”

葉靈瞥了她一眼,“會議資料都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大家都到會議室了,就等你一個人。”小歐忙笑道。

葉靈點了點頭,帶著小歐去了會議室。

這次開會著重強調了資源如何分配,以及經紀人的職責劃分和薪資抽成細化,之前她在國外,延用的是國外的薪資發放標準。

但是這半年來,她也發現了很多問題,並不適用於國內,畢竟公司資源分配的話,經紀人拿不到更多的分成,自然開始擺爛。

他們會想,反正公司會分配資源下來,自己再努力,能拿到的抽成也就那麼多,不如張著嘴等人喂。

但是調整方案後,就能激發他們的內驅動力,如此一來,他們的積極性會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