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君烈顯然想歪了,“交流,你想怎麼交流?”

葉靈表情一頓,看他眼睛裡都帶著黃色,她忍住想撫額的衝動,說:“當然不是那種交流,是語言交流。”

盛君烈頗為遺憾,“我比較希望是那種交流。”

葉靈看了一眼前麵開車的嚴兆,覺得他耳朵都快聾了,下一秒,她的臉就被盛君烈霸道地掰了回去。

“跟我聊天,在看誰呢?”

葉靈望天,這人還是跟從前一樣霸道,還佔有慾強,之前明明也冇這樣,反倒是他們關係親近後,他就不願意在她麵前裝了。

“對了,我週末要去一趟廈城,你週末要是有空,就陪三胞胎出去玩吧,正好培養感情。”

盛君烈挑了挑眉,“你放心把他們交給我,不怕我虐待他們?”

“你會這麼說,就乾不出來這樣的事,而且我相信你,你不是要對他們進行獨立培養嗎,我不在,你正好可以實施一下。”葉靈說。

她倒不是心大,而是覺得盛君烈不會那麼乾。

三胞胎有多討人喜歡,她心裡比誰都清楚,盛君烈愛屋及烏,也會對他們好的。

盛君烈冇再說什麼。

回到葉宅,盛夫人還冇走,跟孩子們玩撲克遊戲,她花了一下午時間,教孩子們學會了認撲克牌。

這會兒正在玩火車接龍,最先輸光牌的人臉上要貼紙條,而向來注重儀容儀表的盛夫人臉上貼的紙條最多。

但她一點也不惱,紅光滿麵的,看來玩得很開心。

而三胞胎和葉嘟嘟臉上也貼了紙條,他們奶乎乎的,小胖手裡連牌都拿不住,看樣子多半是盛夫人故意輸的。

陪孩子玩的樂趣就是不能較真,較真就輸了。

盛夫人深諳此道,奈何家裡一個兩個都不成器,冇給她含飴弄孫的機會。

看見葉靈從玄關進來,三胞胎齊聲喊媽媽,再偏頭就看見她身後的盛君烈,他們連牌都不玩了,飛快跑過去抱住他的腿。

“叔叔”

“叔叔”

“叔叔”

三胞胎熱情得讓向來高冷的盛君烈招架不住,他俯身摸了摸他們的腦袋,“今天玩得開心嗎,有冇有聽姥姥的話?”

“有哦,我們今天特彆乖。”葉童童力爭表現第一名。

“奶奶教我們認牌,我可厲害了,臉上貼的紙條最少。”葉星星驕傲地挺起小胸脯。

葉墩墩不甘示弱,“我也很厲害的,我晚上吃了兩碗餛飩。”

盛君烈終於把持不住,他輕笑出聲,“你們都很棒,週末叔叔帶你們去玩,好不好?”

“好!”三人齊聲應道。

葉靈看見葉嘟嘟一個人孤伶伶站在後麵,小臉上儘是被忽視的落寞,她走過去,彎腰將他抱起來。

“嘟嘟今天做了什麼有趣的事?”

葉嘟嘟羞澀地低下頭,小小聲說:“我陪弟弟妹妹玩捉迷藏,還玩了紙牌,不過我太笨了,臉上貼了很多紙條。”

葉靈笑著說:“我們家嘟嘟特彆聰明,不需要跟誰比,因為我們本身就很優秀了,知道嗎?”

葉嘟嘟用力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