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母聽她有氣無力的,說:“要不你出來散散心,我們小區外麵有一個很大的人工湖,空氣好風景也漂亮。”

“不想動,渾身冇勁,小蘇,我想吃你煮的餛飩了,又不敢跟你說,怕你嫌我煩。”楚夫人委屈巴巴的。

葉母聽得心裡一陣難受,她抹了抹眼睛,說:“那我明天去給你做,你打起精神來,彆把自己的身體虧了。”

掛了電話,葉母心酸了一會兒,纔去廚房幫忙做午飯。

葉靈看到薑梔發來的訊息,已經快中午了,她趕緊給薑梔打了個電話,薑梔正陪著孩子們玩捉迷藏。

彆墅很大,孩子們藏得很嚴實,她找起來有點費勁。

“靈姐,我現在在陪孩子們捉迷藏。”薑梔說,“你家有冇有不能進的房間,我怕我亂闖冒犯到你們。”

葉靈都聽到葉墩墩憋不住的笑聲了,她說:“沒關係,家裡冇那個地方不能去。”

因為孩子們經常在家玩捉迷藏,葉靈幾乎都不會把重要東西擺放在外麵,一般都是鎖在保險櫃裡。

薑梔笑著說:“那我就放心了,我和我媽都在,你不用擔心,我媽挺喜歡三胞胎的。”

葉靈想起上次盛夫人說的話,她眼神黯了黯,“她冇說什麼吧?”

“冇有,靈姐,三胞胎嘴可甜了,一長串的奶奶叫得啊,把我媽都給迷暈了,我感覺她今天都要住在這裡了。”薑梔說。

葉靈終於放下心來,“那我一會兒就回去。”

“不用不用,你上班忙,不用專門跑一趟。”薑梔連忙說。

兩人又說了幾句,葉靈聽見那邊葉童童急不可耐地叫小姑姑去找他們,她掛了電話,嘴角上翹。

小歐走過來,看見她臉上如沐春風的笑意,問道:“葉總,遇到什麼開心的事了嗎?”

葉靈笑著搖了搖頭,“檔案給我吧,我順便拿進去。”

小歐說:“我正好有事要向你彙報,顧玦進組有一段時間了,咱們要安排人過去探班吧,要不然劇組裡的人該覺得他是後媽養的了。”

葉靈淡笑著走到椅子上坐下,“最近事情太多了,我差點把他給忘了,這樣吧,週末我飛一趟廈城。”

《冰火》劇組在廈城拍攝,開機她讓小馬哥去的,現在戲的進度過半了,她一直不露麵也不像話。

再說徐刻導的電影,隨便派個人去探班也不太好。

“你幫我訂一下機票,週六去周天回,時間應該來得及。”

“行,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小歐問道,她可喜歡《冰火》的男一號了,正好能去要簽名照,想想她就激動得搓小手手。

葉靈無奈,“你跟我一起去吧,提前都安排好,彆到了再手忙腳亂,知道嗎?”

“我辦事,你放心!”

葉靈下班回家,走出大廈,她一眼就看見停在門口的黑色邁巴赫,她走過去,車門從裡麵推開。

她彎腰坐進去,對後座上的俊美男人說:“你不用專程來接我的,王叔會開車送我回去。”

“冇專程,順路而已。”盛君烈冇什麼表情道。

葉靈見車子駛了出去,搜腸刮肚地找了個話題,“對了,你知道嗎,今天媽去九州雲棲湖看三胞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