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靈危險地眯起雙眼,她垂下手臂,走到他麵前,氣勢迫人,“是嗎,我不知道黃先生受誰指使前來冒充我孩子的生父,但你確實不是他,識相的話,你就趕緊走,否則我報警控告你詐騙。”

“冇人指使我,那晚你喝醉了,撲進了我房間,當時我倆**一場,我還記得你......”

“閉嘴!“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葉靈朝盛君烈看了一眼,瞧他麵罩寒霜,冷幽幽地掃了她一眼,她心裡咯噔一跳。

她忙看向黃亮,說:“你要繼續說下去,就是誹謗,想好了再說。”

黃亮冇想到葉靈這麼不好糊弄,再看站在她旁邊的盛君烈,忿忿道:“我知道你是礙於你前夫在場,不敢與我相認,我給你時間想清楚,畢竟我是三胞胎的生父。”

說完,他撿起衣服,雄赳赳氣昂昂地走了。

盛晚晚冇想到黃亮是假的,但她拒不承認這一點,肯定是葉靈不想承認他的身份。

她說:“葉靈,你剛纔在看什麼啊,為什麼你讓他脫完衣服後,就確定他不是三胞胎的生父,你是不是弄錯了,要我說,還是做個親子鑒定吧。”

盛君烈擰眉,“你很閒?”

盛晚晚被他的眼神看得心裡發慌,她悻悻道:“畢竟是我前大嫂,她帶著三胞胎不容易,我也很想看到他們一家五口團聚。”

“你會這麼好心?”葉靈嘲諷道。

盛晚晚臉上有點掛不住,黃亮都被拆穿了,她也冇了留在這裡的理由,訕訕道:“我知道你對我有偏見,算了,就當我多管閒事,我走了。”

說完,她腳底抹油溜了。

走出五雲大廈,她就看見姓黃的還在外麵徘徊,她快步走過去,瞪著他,“你不是說你就是和葉靈睡的那個男人嗎,她怎麼能一口咬定說你不是?”

“我哪裡知道?我本來就不是。”黃亮一臉無辜。

“什麼?”盛晚晚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瞪著黃亮。

黃亮聳了聳肩,說:“我說我本來就不是,我根本不認識她,也冇跟她睡過,三胞胎也不是我的孩子。”

盛晚晚氣不打一處來,“既然不是你,你為什麼要來冒充那個男的?”

“不是你說她有錢麼,我就想著試試唄,萬一糊弄過去,我就是巨星娛樂的老闆了,冇想到那丫頭那麼精明。”黃亮提8888號房時,葉靈明明信了。

那就是說,8888號房是個關鍵,但是她又讓他脫衣服,然後看了一眼就確定他不是,她到底是怎麼確定的?

不過沒關係,隻要三胞胎生父不出現,他就能藉著這件事來巨星娛樂死纏爛打。

說不定葉靈一空虛,就看上他了呢。

盛晚晚氣得要死,“你明明是假的,你還敢冒充,真是氣死我了,我還以為能讓她難堪。”

黃亮說:“雖然現在是假的,但未來不一定是假的,放心吧,我有計劃。”

盛晚晚恨不得踹他兩腳,她轉身邊走邊給沈落煙打電話,“你到底從哪裡找來一個不靠譜的男的,他一眼就被葉靈看穿了。”

沈落煙蹙眉,“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我們一去,葉靈就讓他脫衣服,脫完衣服就一口咬定他不是,當時我大哥也在場,你不知道他的眼神有多恐怖,我現在心裡都在發毛。”盛晚晚搓了搓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