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看了一下時間,歡迎酒會馬上要開始了,她得馬上趕過去,好在歡迎酒會就在奔馳文化中心旁邊的五星酒店。

盛君烈在頂樓開了一間總統套房,有專業的造型團隊等著她。

她一到,眾人就開始忙碌起來。

半小時後,葉靈穿著一條粉色長裙出來,款式非常簡單,反而將她身上那股如初戀一般,又純又欲的感覺體現得淋漓儘致。

她乘電梯下樓,歡迎酒會已經開始。

她在人群中找到盛君烈,提著裙襬走過去,盛君烈從她進入宴會廳,目光就再也冇離開過她。

“你今天很美!”盛君烈發自內心的讚美。

他垂眸看著她,她的妝容很淡,燈光下,皮膚清透嫩白,細膩的不見一點毛孔。

葉靈落落大方,“你今天也很帥。”

盛君烈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似乎被她的讚美取悅到了。

簡雲希和時雨走進宴會廳,就看見葉靈和盛君烈正相視一笑,她心裡像被貓爪撓了似的,火辣辣的痛。

她知道,隻要盛君烈和葉靈一天不離婚,她和盛君烈就不可能複合。

所以她得想個辦法,讓他們趕緊離婚。

簡雲希側身附在時雨耳邊低語了幾句,時雨驀地瞪大眼睛,“雲希,你真的要這樣做?”

“是。”

時雨看著她豔麗張揚的俏臉上一片絕決,她嘴唇動了動,最後還是說:“好,我去準備。”

簡雲希點頭,“小雨,這一次我們隻能成功,不能失敗。”

“嗯!”時雨提著裙襬走了。

歡迎酒會結束後,賓客們移步慈善晚會,眾人在台下入座後冇多久,晚會正式拉開序幕。

今年的主持人請的是水果台的名嘴,對方颱風幽默,一番開場白就把台下的氣氛給炒熱了。

葉靈坐在觀眾席第三排靠走廊位置,舞台上接連幾個節目後,忽然有人來到她麵前。

“葉總,簡小姐那邊出了點意外,請你過去一趟。”

葉靈心裡咯噔一跳,簡雲希又在搞什麼妖蛾子,節目馬上就要輪到她了,這個時候絕不能開天窗。

她立即起身去後台。

慈善晚會是盛氏集團自家舉辦的,就算簡雲希的咖位不夠,也給她準備了一間獨立的休息室。

葉靈氣喘籲籲地跑到休息室外,她直接推門而入,休息室裡隻有簡雲希一個人。

“簡雲希,你馬上要上台表演了,你在搞什麼?”

簡雲希坐在那裡,手裡拿著半截砸碎的紅酒瓶,瓶底碎得參差不齊,在燈光下散發著危險的寒芒。

她斜斜一挑眉,直接將碎酒瓶瓶底對準葉靈,滿臉厭惡地說:“葉靈,我早看你這張狐媚子的臉不順眼了,不如今天我幫你弄花它?”

葉靈看著寒光爍爍的瓶底,她要真讓她往臉上撓兩下,她這輩子都不用見人了。

她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簡雲希,你發什麼瘋?”

簡雲希站起來,一步一步逼近她,“你這張臉真是太礙眼了,隻有毀了它,我心裡纔會舒坦。”

說著,她就朝葉靈撲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