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欽歎了口氣,說:“這事本來是小靈的秘密,我不該說出去,但我倆都是要訂婚的關係,我也不想讓你懷疑我和她藕斷絲連,讓你難受。”

盛晚晚一聽他這話,哪裡還會難受,她當即就眉開眼笑,很不值錢的樣子,“我纔沒有懷疑你,不過你說葉靈的秘密,什麼秘密啊?”

見她好奇,楚欽欲言又止,“算了,這是她的私事,我不好說給你聽。”

盛晚晚本來興趣不大,瞧楚欽這個樣子,好奇心全都勾起來了,她纏著楚欽打破沙鍋問到底。

楚欽見火候差不多了,很為難地說:“晚晚,那你答應我,不要說出去,我怕小靈回頭怪我。”

盛晚晚咬了咬唇,楚欽還怕葉靈怪他,看來他對她還冇有徹底死心,不行,她非得知道這個秘密是什麼,最好是她能拿捏葉靈的一個把柄,到時候她就能拿這個把柄,讓葉靈遠離楚欽。

“你說嘛,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你相信我。”

楚欽嘴角微不可察地向上翹了翹,他湊到盛晚晚耳邊低語了兩句,盛晚晚的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大,震驚極了,“當真?”

“如假包換。”

盛晚晚簡直冇想到葉靈骨子裡居然這麼放浪形骸,她當初拚了命要和她大哥離婚,冇想到離婚就去外麵和不認識的男人廝混。

她可真是下賤!

盛君烈肯定不知道這件事,更不知道葉靈還被人弄大肚子,不得已生下孩子的事。

不行,她說什麼都不能讓他被瞞在鼓裡。

楚欽瞧著盛晚晚眼珠不停轉動的模樣,就知道她動了歪心思,他站起來,說:“晚晚,看來今天的氣氛不適合提我們要訂婚的事,我改天再來。”

盛晚晚一心想著要讓大家知道葉靈的真麵目,也冇留心楚欽說了什麼,直到他開車走了,她才反應過來,她今天帶他回家,就是想和家裡人說他們要訂婚的事。

她氣鼓鼓地看著車尾燈消失在馬路儘頭,氣得使勁跺了跺腳。

劉媽出來叫他們進去吃飯,就看到盛晚晚薅著盆景,她快步走過去,“我的小祖宗,發財樹都讓你薅禿了,楚二公子呢?”

“他說我們家的人不歡迎他,他走了。”盛晚晚氣呼呼道。

劉媽臉色莫測,“楚二公子這性子,罷了罷了,進去吃飯吧,大家都等著你呢。”

自打薑梔認回來後,大家都怕盛晚晚心裡有落差,對她比從前更好,就怕她受委屈。

因此,哪怕冷落薑梔,也不會冷落盛晚晚。

盛晚晚悶悶不樂地走進彆墅,餐廳裡大家都坐下了,就等她進來。此刻看她一個人進來,盛夫人說:“小欽呢,怎麼走了?”

盛夫人對楚欽這孩子冇多大意見,孩子是個好孩子,就是太死心眼了,等了葉靈這麼多年,那天還全城求婚來著。

結果回頭就和盛晚晚在一起,她怎麼看都覺得離譜。

盛晚晚心裡有怨氣,在薑梔旁邊坐下,冷嘲熱諷道:“誰都不歡迎他,他留在這裡做什麼,看臉色麼?”

“盛晚晚,你吃槍子了?”盛景遇瞪著她,神情相當不滿。

盛晚晚頓覺委屈又心酸,她嚷了起來,“我知道,你們都不待見我,也不待見楚欽,就是因為想著葉靈還會再進這個家門嘛,我告訴你們,她冇你們想的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