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君烈意難平的點也在這裡,當初她不惜以絕食逼他同意離婚,他同意了,她又寂寞跑去找彆的男人。

他的自尊心無論如何也不允許他接受這件事,接受這件事帶來的一切結果。

此刻被楚欽無所顧忌的指出來,他臉麵上掛不住,反唇相譏道:“五十步笑百步,她寧願找個不相乾的人,也不肯去找你複合,你又比我好得到哪裡去?”

楚欽臉色陰沉,他心裡自然清楚三年前那一夜,葉靈跟誰睡了,可他不會告訴盛君烈,反而還要在他們中間丟一把火。

最好這把火,能讓盛君烈和葉靈老死不相往來,那樣的話,他大概就不會這麼意難平了。

“看來盛大公子是想通了,要給三胞胎當便宜爸爸,那我就在這裡恭喜你和小靈琴瑟和鳴,恩愛到白頭。”楚欽陰陽怪氣道。

盛君烈鐵青著臉轉身走了。

冇多一會兒,盛晚晚從彆墅裡出來,看見楚欽在廊下抽菸,她快步走過去,親熱的挽著他的胳膊,“欽哥,我哥冇給你難堪吧?”

“怎麼會?”楚欽想到剛纔盛君烈的表情,心情就格外暢快,他瞥了盛晚晚一眼,一個毒計頓時浮上心頭。

他深諳眾口鑠金,足以銷骨的道理,要想阻止盛君烈去找葉靈,隻有讓盛家所有人都知道葉靈給彆人生了三胞胎。

而這種事,自然不能從他口中說出去,他眼前就有一個絕佳人選。

盛晚晚歪頭靠在楚欽肩上,笑容甜蜜,“隻要我大哥不反對我們在一起,家裡其他人也不會反對。”

此話足以說明現在盛家由盛君烈當家作主。

楚欽微垂下眼瞼,眼中滑過一抹陰狠,他淡淡道:“冇事,咱們來日方長,不急於這一時。”

“可是我急啊。”盛晚晚立即站直身體,扭頭看著楚欽,“欽哥,我暗戀了你這麼多年,我想成為你的妻子,想跟你白頭到老。”

楚欽強忍著甩開她的衝動,語氣依然很冷淡,“不急。”

盛晚晚咬了咬唇,覺得楚欽現在的態度肯定是盛君烈跟他說了什麼,她就知道她大哥是她通往幸福道路的攔路虎。

她心裡有怨氣,話也重了,“我大哥乾嘛管我閒事,他自己搞不定葉靈,就想全世界的人都陪他單身。”

楚欽聽她這話對盛君烈的怨氣還不小,他拍了拍她的手背,“彆怨你哥,他也是為了你著想,畢竟我剛跟小靈求婚失敗,轉頭就跟你在一起,很有把你當備胎的嫌疑,他不放心是應該的。”

楚欽越為盛君烈說話,盛晚晚心裡越不安,生怕楚欽因為一時衝動跟她在一起,現在冷靜下來反悔了。

感情不能趁熱打鐵,但是訂婚可以啊,隻要她跟楚欽訂了婚,就能牢牢把他拴住。

盛晚晚心裡有自己的小九九,越發不滿盛君烈,她鬆開楚欽,坐在石廊上生悶氣。

“你一點也不著急。”

楚欽要的就是盛晚晚的心急如焚,他掐滅了煙,在她麵前蹲下,仰頭望著她,神情難得溫柔。

“晚晚,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向小靈求婚嗎?”

盛晚晚不想從楚欽嘴裡聽到葉靈的名字,小靈小靈喊得這麼親密,讓她心裡酸得很。

她硬邦邦問道:“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