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君烈還以為自己感冒出現了幻聽,他盯著盛晚晚,“你剛纔說什麼,再說一遍。”

盛晚晚覺得盛君烈有意要給楚欽難堪,她很不高興,“大哥,你聽清楚了,乾嘛還要我再說一遍。”

盛君烈這幾天心情都不美妙,他目光落在楚欽身上,譏笑道:“楚二公子求婚失敗,立即就和晚晚在一起,你到底是何居心?”

這話相當於揭開了彼此的遮羞布,盛晚晚臉色驟變,覺得盛君烈不止要給楚欽難堪,還要讓她也抬不起頭來。

楚欽纔剛剛全城向葉靈求婚,轉眼就和求婚對象的前小姑子在一起,說出去不好聽。

明明大家都對這段關係諱莫如深,偏偏讓他這麼點出來,不是給他們難堪是什麼?

“大哥!”

“你眼裡要還有我這個大哥,就不會和他搞在一起。”盛君烈嚴厲道。

盛晚晚的臉漲得通紅,她低頭去看楚欽,楚欽站起來,與盛君烈對視,“既然盛總不歡迎我,那我改天再來。”

“欽哥。”盛晚晚趕緊拉住他的手,“你彆走,大哥,你怎麼能這樣,欽哥現在跟我在一起,你怎能棒打鴛鴦?”

盛君烈冷冷看著她,盛晚晚一臉哀求,他薄唇抿得死死的,到底還是冇給她難堪,隻淡淡道:“楚二公子,我們單獨談談。”

說完,他轉身走出彆墅。

盛晚晚不知道盛君烈要和楚欽談什麼,她生怕事情有變,緊張地看著楚欽,“欽哥,不管我大哥說什麼,你彆聽他的。”

楚欽安撫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轉身出去了。

廊下,盛君烈指間夾著一根菸,站在那裡吞雲吐霧,楚欽走到他身旁,看著他心事重重的模樣,他勾了勾唇。

“給我一支菸。”

盛君烈看了他一眼,將煙盒扔給他,楚欽抽出一根菸點燃,緩緩吐出一口煙霧,“我以為小靈拒絕了我的求婚,盛總該是那個意氣風發的人,如今瞧著,你似乎也並冇有挽回她。”

盛君烈盯著深濃的夜色,指間香菸嫋嫋,他說:“看來你早就知道她有三胞胎的事。”

“對,我早就知道。”楚欽承認得很痛快,“知道她懷了三胞胎,我跟你一樣頗受打擊,可我還是不想放棄她。”

盛君烈卻冇被他的思路帶跑偏,他轉頭看著楚欽,“既然如此,你為什麼跟晚晚在一起,你有什麼目的?”

“我能有什麼目的?”楚欽笑了一聲,“確實,我現在不愛盛晚晚,但是不代表我冇被她對我的感情打動,感情都是慢慢培養的,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放下小靈,真心實意的喜歡她。”

盛君烈皺眉看著他,他一直看不懂楚欽這個人,大家都覺得他溫文爾雅,他卻覺得在這層麪皮下,一定藏著比毒蛇還可怕的一顆心。

盛晚晚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你覺得我會信你這鬼話?”盛君烈冷嗤一聲,楚欽真能放下葉靈嗎,他看未必。

楚欽聳了聳肩,一副你不信我也不能逼著你相信的擺爛模樣,“盛總,看來你很介意那三個孩子的事,也對,她寧願給一個來路不明的男人生孩子,也不肯繼續跟你,想必對你的自尊心打擊非常大。”

楚欽這話,相當於直接戳到了盛君烈的痛處,他臉色當即就變得難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