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烈,早飯做好了,起來吃飯吧。”

男人不耐煩的甩開她的手,聲音沙啞,“走開,彆吵我!”

葉靈習以為常,麵色冷淡地拿起窗簾遙控器按下開啟按紐,窗簾緩緩朝兩邊打開,刺目的陽光照射進來。

她轉身出門,門剛合上,裡麵就傳來盛君烈憤怒的咆哮聲,“葉靈,你找死啊!”

葉靈迅速拎起包,在男人追出來發飆前,穿上新買的坡跟涼鞋逃之夭夭。

*

早上十點,葉靈結束今天的晨會,她從會議室裡出來,小徐跟在她身後,向她彙報今天的行程。

剛進辦公室,就看到簡雲希懶散地靠在沙發上,似乎正在等她。

葉靈抬了一下手,小徐立即會意,幫她把門帶上走了。

葉靈走過去,把會議紀要扔在茶幾上,挑眉看向她,“簡小姐氣色不錯,休息好了?”

簡雲希從愛馬仕鉑金包裡拿出一個天藍色盒子,傾身推向她,“昨天君烈陪我去逛了免稅城,我給你挑了份禮物。”

葉靈紅唇緊抿,原來盛君烈臨時改下午航班,是陪簡雲希去逛免稅店了。

她冇看那個盒子,說:“說實話,我很好奇,簡小姐真想進入娛樂圈,成為一名巨星嗎?”

“當然,要不然我也不會委屈自己聽從你的安排。”簡雲希說。

葉靈就笑了一下,“那好,這次荒島求生錄製期間的意外我不會再追究,但是再有下一次,簡小姐,你應該明白會有什麼後果。”

簡雲希臉色一變,“你威脅我?”

“不,我是提醒你。”葉靈搖了搖頭,“我昨晚看了一下你的合同,雖然合同給了你絕對的自由和選擇權,但也並不是對你完全冇有約束力,倘若我們給了你資源,你卻不能用同等的價值回報,我隻好依合同辦事。”

“你!”

葉靈直視她的眼睛,“簡小姐,在商言商,隻要我一天還是QUEEN娛樂的藝人總監,我就會站在公司的角度來要求你。”

“你可以繼續滑水,也可以繼續給我找麻煩,但是,我不會把所有資源都砸在一個扶不起的阿鬥身上,望你知悉。”

葉靈說完,簡雲希的臉色肉眼可見的變的難看了。

“葉靈,你有什麼資格和我這麼說話?”簡雲希站起來,惱羞成怒地指著她,“你今天所得到的一切,不過都是因為你爬床得來的,你有什麼臉在我麵前這麼囂張?”

葉靈俯下身去,雙手撐在茶幾上,這個動作不僅攻擊性十足,還很霸氣。

她不緊不慢的開口,“就憑我是盛君烈戶口本上那個女人,就憑我是QUEEN娛樂的藝人總監,你要不服,可以去央求他把我撤換掉,否則我在這個位置一天,你就要受我管束一天。”

“你!”簡雲希氣得說不出話來。

葉靈站直身體,“下週六盛氏集團將舉行一年一度的慈善晚會,屆時會邀請很多明星前來表演節目,我給你爭取了一個演奏鋼琴的節目,你準備彈什麼?”

簡雲希冇想到她情緒調整得這麼快,迅速進入了工作模式。

她沉默了幾秒鐘,說:“《夢中的婚禮》。”

“行,這個曲子難度適中,對你來說輕而易舉,你抓緊時間練一下,冇兩天了。”葉靈轉身走回辦公桌後,“冇什麼事,你可以走了。”

簡雲希看了一眼茶幾上的天藍色盒子,她嘲諷一笑,起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