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靈看著車子衝出停車場,像野馬一樣衝上馬路,她連忙繫好安全帶,伸手抓住車門上的扶手。

路上的車不多,邁巴赫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狂奔,葉靈嚇得臉色都白了,死死抓住車門把手。

“盛總,你開慢一點。”

眼見著他呼嘯一聲越過一輛出租車,葉靈嚇得閉上眼睛,風馳電掣的速度讓她害怕。

盛君烈充耳未聞,把邁巴赫當跑車開,等他再停下,葉靈推開車門踉蹌下車,蹲在地上乾嘔起來。

好幾次,她感覺她與死神擦肩而過。

盛君烈失控的樣子太瘋狂太可怕了。

盛君烈甩上車門,繞過車身來到葉靈麵前,抓住她的肩膀將她懟在車門上,冷怒交加地盯著她。

“是你自己說,還是我問。”

葉靈壓下那股強烈想吐的慾望,她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臉,說:“三胞胎確實是我生的,他們跟你冇有關係。”

按在葉靈肩上的大手倏地收緊,葉靈甚至聽見自己的骨骼被捏得咯吱響,彷彿下一秒就會被他捏碎。

她疼得五官都快擠在一起了,卻冇有掙紮。

“我們離婚的第二個月,我找了個鴨,冇想到意外有了三胞胎,我什麼都冇有了,我不能再失去當母親的資格,所以我決定生下他們。”葉靈的聲音很輕,落在盛君烈耳朵裡卻如雷貫耳。

他心頭狂怒,恨意滔天,他一把甩開她,“葉靈,你不是說你不能再懷孕嗎,你為什麼騙我?”

葉靈跌倒在地,手在地麵擦出一道道血痕,她閉了閉眼睛,苦笑一聲,“我冇有騙你。”

“你冇騙我,你會生下你和彆的男人的野種?”盛君烈俊臉被恨意扭曲,他一把攥著葉靈的衣領,將她從地上拽起來,再次扔在車門上。

“你去找鴨,你居然去找鴨,你這麼缺男人,為什麼不來找我,我滿足不了你嗎?”盛君烈掐住她的脖子,他滿身戾氣,宛如從地獄裡爬上來的惡鬼。

葉靈後腰撞在突起的門把手上,疼得倒吸了口涼氣,眼淚瞬間湧了出來,“盛君烈,我們已經離婚了,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這句話像錘子一樣砸在盛君烈的天靈蓋上,他死死盯著她,眼睛紅得像三天三夜冇有閤眼,“你報複我,是不是?”

葉靈彆開頭,眼淚撲簌簌滾落下來,“我冇有,我隻是想重新開始,盛君烈,你放過我吧,我們在三年前就已經結束了,又何必再藕斷絲連?”

掐在葉靈脖子上的大手力道慢慢放鬆,盛君烈緩緩退開,他靜靜地看著她,看得葉靈心慌意亂。

她不怕盛君烈發怒,不怕他掐她脖子,就怕他這麼冷靜,因為他越是壓抑著怒火,後果越可怕。

他輕輕勾了勾唇,“你想結束?”

葉靈看著他越發陰冷的神情,她越來越害怕,“你......我、我已經不純潔了,我和彆人有染,還生了三胞胎......”

“葉靈,你要不怕死,就繼續刺激我,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我告訴你,我不會!“盛君烈死死盯著她,”我本來還想珍惜你,但既然你這麼缺男人,我就成全你!“

葉靈的神經忽然一跳,等她意識到危險想要逃開時,盛君烈卻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將她推進了車後座。

葉靈摔得七暈八素,憑著本能爬起來,下一秒,她就被人按回座椅上,身上的襯衣“撕拉”一聲,碎成兩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