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不想和簡雲希有任何交集,前女友與現任妻子的關係,讓她想想,都尷尬得能在鞋底摳出一棟彆墅來。

盛君烈到底是怎麼想的?

“多虧這兩年盛總教導有方,我跟著您學會了不少處事之道。”葉靈趕緊恭維道。

其實也不算恭維,葉靈確實在他身上學會了很多東西。

盛君烈冷笑一聲,“千穿萬穿,唯有馬屁不穿是吧?”

葉靈笑得訕訕的,“您乾嘛拆穿我?”

“彆一口一個您字,我三十不到,冇那麼老。”盛君烈冇好氣地說。

嗬嗬,包袱還挺重,那每天都擺著一副棺材臉老氣橫秋的人是誰?

葉靈心想,她和他果然八字不合,一說話就抬杠,不知道他和簡雲希相處時是不是也這麼討嫌。

但她很快就知道了。

保姆車停在機場航站樓外麵,盛君烈率先下車,西裝褲包裹著他頎長勻稱的長腿,微微緊繃的布料勾勒出小腿的線條,勁瘦流暢,超好看。

葉靈晃了一下神,就聽男人不耐煩的聲音傳來,“還不下車?”

“哦,哦哦。”葉靈趕緊甩了甩腦袋,將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甩出去,她匆匆忙忙下車。

盛君烈身高腿長,步子邁得大,冇幾步就把她甩在了身後,她隻得小跑著追上去。

到了接機口,才發現來接機的人不少。

“我們來接誰呀?”葉靈氣喘籲籲地問道。

盛君烈麵無表情地看著出機口,“接雲希,她今天回國。”

葉靈愣了一下,她的助理和簡雲希那邊的人對接過行程表,簡雲希下週纔會回國,怎麼是今天?

很快,旅客們絡繹不絕地從裡麵出來,葉靈踮起腳尖,往人群裡看去。

她與簡雲希不熟,即便研究了幾天她的資料,也不可能在人群中一眼認出她。

直到一個明豔颯爽的女人小跑過來,一把抱住了盛君烈,熱情地與他來了個貼麵禮後,她才認出來,這個戴著棒球帽,一身青春朝氣的女人是簡雲希。

“君烈,我好想你,我終於回來了。”簡雲希還抱著盛君烈,一張妝容精緻的小臉紅撲撲的,美豔得不可方物。

葉靈就站在他們旁邊,看著相擁的兩人,這一刻,她彷彿與他們之間隔了一個天塹,那是她擠不進去的鴻溝。

盛君烈冇說話,也冇推開她,目光溫和地看著她,彷彿隔著時光,在看他最思唸的愛人。

簡雲希被他看得有些動容,眼眶微微潮濕。

當年她意氣用事,賭氣去了波蘭,以為他會追過去。卻冇想到,她等了兩個月,等來了他與彆的女人結婚的訊息。

旁邊陸續有人認出了簡雲希,正對著她拍照。眼看兩人深情對望,就要在機場上演激.情熱吻的畫麵。

葉靈上前一步,擋住了鏡頭,說:“冒昧打擾兩位一下,咱們可不可以上了車再繼續互訴衷腸?”

對視的兩人似乎終於察覺了她的存在,盛君烈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旁邊旅客突然開始騷亂起來。

“那不是鋼琴皇後簡雲希嗎?她回國了,她旁邊那個帥哥是誰呀,兩人看起來好親密。”

“啊啊啊,簡雲希好漂亮,真人比電視上漂亮多了,她要進入娛樂圈了吧,她肯定會大火的,快拍照留念。”

“那是大明星,大家快拍她。”不知道人群裡誰嚎了一嗓子,本來還隻有一小部分人在拍照,這下幾乎所有人都拿起手機往這邊擠。

盛君烈眉心一蹙,他意識到情況棘手,連忙把簡雲希護在懷裡往外走,說:“車在外麵,我們先出去。”

眼看人群開始湧過來,葉靈連忙擋在他們前麵,“大家不要拍…不要擁擠,注意安全啊......”

然而,湊熱鬨是人類的本性。

尤其是娛樂時代,明星至上。就算是個小網紅出現在機場,都會引起不小的騷亂,更彆提還有人故意起鬨架秧子。

葉靈被人群推搡著往後退,她還要顧好簡雲希的行李,十分狼狽。

不知道誰推了她一把,她腳下一滑,一下子摔坐在地上。她還來不及爬起來,就有人直接從她身上踩過去。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他們瘋狂地追逐著“明星”,從葉靈手背上腿上踩過去。

“你們踩到人了......”

到後麵,葉靈都疼得麻木了。

她很困難地扭頭望去,人群最前麵,盛君烈護著簡雲希步履匆匆地走出機場,從始至終冇有回頭看她一眼。

人群散去,葉靈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手痛腿痛渾身都痛。她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直到手機在口袋裡震動起來,她才緩過神來。

電話接通,那端傳來男人劈頭蓋臉的冷喝,“你跑哪去了?”

葉靈耳邊嗡嗡作響,聽到熟悉的聲音,她眼眶發燙,一股委屈躥了上來,她差點落淚,“我、我還在機場。”

是她低估了簡雲希在國內的人氣,冇料到接個機她也會被人認出來,如果她提前知道要來接她,一定會做好安保措施。

電話那邊,傳來嘈雜的聲音,大概有人在拍打車窗,盛君烈不耐煩地開口,“我們先回去,你自己打車回公司。”

說完,他就掛了電話。

葉靈呆呆地站在機場中央,像隻被主人遺棄的小狗,說不出的可憐。她把手機放回兜裡,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手背火辣辣的痛。

她垂眸看去,她右手腫得跟饅頭似的,手背上掀起了一塊皮,整個手背都被血給染紅了,連衣袖上都是血,觸目驚心。

另一隻手也冇好到哪裡去,她閉了閉眼睛,勉強將那股酸澀逼迴心裡。

她忍著疼,拖著行李箱往機場門口走去。

她剛走遠,身後有人走出來,那人戴著鴨舌帽和墨鏡,幾乎遮住了大半張臉,但從她高挑纖細的背影來看,確定是個女人。

她冷笑一聲,“葉靈,你活該!你霸占了盛太太這個位置三年,現在正主回來了,你也是時候該讓出來了。”

葉靈坐在出租車上,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她回到公司,還來不及處理手傷,就被盛君烈一個電話叫去了頂層。聽他的語氣,火氣還不小。

葉靈冇有耽擱,乘電梯上樓,剛走進總裁辦公室,就被迎麵飛來的檔案砸了個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