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視線掠過男人懸在外邊的長腿上,他將近一米九的身高,躺在一米五的雙人沙發上,顯得很憋屈。

她站起身來走過去,站在沙發旁,試探的喊他,“霍影帝,霍影帝,你睡著了?”

沙發上的男人閉著眼睛,眼皮放鬆的合上,呼吸平緩。

他似乎睡得很沉,藉著化妝台那邊微弱的光,徐年年將他的輪廓看得清清楚楚。

挺直的鼻梁,唇形偏薄。

眼皮闔上後,他的眼型顯得特彆漂亮,睫毛雖然長,但卻不怎麼翹,所以這雙眼睛睜開看人時,纔會有種說不出的漫不經心。

可是當他演戲的時候,又特彆淩厲,張力十足。

徐年年端詳了這張臉半晌,忍不住感慨了句,“長得還挺好看的,難怪你的粉絲那麼喜歡你,她們要是知道你快要退圈了,不知道會不會哭死。”

霍遲要退圈了。

她聽小衛說的,好像是退圈後回家繼承億萬家產,想到這裡,她就氣鼓鼓,“可惜了這麼好看的臉,以後在熒幕上要絕跡了。”

徐年年指指點點完,剛要起身回去坐著,手臂忽然被人用力一拉。

她毫無防備,一下被躺在沙發上的人扯進懷裡。她一時之間冇找到著力點,眼看著就要滑下去,霍遲伸手扶了把她的腰,讓她坐在了自己身上。

他們的距離變得很近。

徐年年錯愕地看著這雙近在咫尺的黑眸。

扣在她腰間的手指緊了緊,男人呼吸時的熱氣噴在徐年年耳邊,嗓音帶著絲絲睏倦的沙啞。

“看夠了嗎?”

他說話時的音量很低,尾音略微上揚,帶著揶揄懶散的調子。

徐年年被他問得腦子一懵,想到自己剛纔偷看他,她的臉頰就火辣辣地燒了起來。

屋子裡溫度很低,徐年年穿得很薄,她的腿隔著薄薄的衣料,蹭在男人修長結實的身體上,隻覺得對方的身體硬邦邦的,箍在她腰上的手指也修長有力。

兩人對視著,某些不合時宜的黃色廢料占滿了她的大腦,這個姿勢讓她產生了許多聯想。

她耳根一陣發熱,掙紮著想從霍遲身上下來,“我、我渴了,去喝口水。”

腰上一緊,那雙修長有力地大手掐住了她的腰,讓她動彈不得,男人眉梢微揚,深邃的眼眸裡劃過一絲不悅。

“為什麼渴,徐年年,告訴我,你在想什麼?”

徐年年窘迫得紅了臉,目光躲閃,還偏要故作鎮定,“我、我什麼也冇想啊,放心,我對著你這張臉已經無慾無求了。”

霍遲眯起眼睛,“哦,對著我的臉無慾無求,那看著我的眼睛呢?”

此話一出,化妝間裡的溫度都低了好幾度,徐年年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你怎麼這麼記仇?”

霍遲扶著她的腰坐起來,就變成了她坐在他腿上,這個姿勢實在是太詭異了。

徐年年俏臉一紅,掙紮著想從他身上下來,偏偏那雙鐵臂像是捍在她腰上,根本冇給她掙脫的餘地。

“徐年年,我這輩子真冇有這麼恨過誰。”男人貼在她耳邊,一字一頓咬牙切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