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一柏端起水晶杯,琥珀色酒液折射出璀璨的光芒,映襯得他手指修長,骨節分明。

他抿了口酒,緩解剛纔狂奔後嗓子眼的乾渴,纔開始翻看照片,照片裡大多是時雨和葉母帶著四個孩子玩耍的場景。

有一張照片,時雨站在七彩的泡泡中,身邊圍了許多孩子,她笑得天真爛漫。

看到這張照片,葉一柏眼中滿是諷刺。

這個居心叵測的女人,害死了他,居然還有臉帶著個野種去他妹妹家白吃白喝。

真是豈有此理!

“我讓你去調查時雨這幾年的生活,你調查得怎麼樣了?”葉一柏看見時雨那張臉就來氣。

他把照片反扣到茶幾上,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壓下心頭翻滾的怒氣。

下屬道:“葉先生,我派私家偵探去查了,但是時間跨度太大,私家偵探需要時間才能給你最詳細的報告。”

葉一柏轉著杯裡的酒液,目光冰冷,“讓他抓緊時間。”

“是。”

葉一柏擺了擺手,下屬會意,轉身離開了彆墅,客廳裡頓時空蕩蕩的,時不時傳來冰塊碰到杯壁的清脆聲。

突然,“砰”一聲傳來,水晶杯砸在地上,碎片亂飛,葉一柏一臉暴怒地坐在沙發上,抓起桌上的照片撕成碎片,用力往空中一揚。

碎片紛紛揚揚,像雪花一樣飄落下來。

葉一柏看著那些碎片上的畫麵,臉色陰沉到極點,時雨這個陰險狠毒的女人,他絕不會放過她。

還有楚欽那個道貌岸然的人渣!

葉一柏胸口劇烈起伏,他花了三年時間,查到當初在拉斯維加斯陷害他的人,除了安曉,還有楚欽。

他一直以為他們兄妹和楚欽從小一起長大,親如手足。因此,當年盛君烈娶了葉靈後,他各種看盛君烈不順眼,還替楚欽不忿了許久。如今他才發現,楚欽纔是那個真小人。

楚欽看似對葉靈情深意重,卻在背後處處算計他們兄妹,簡直是畜牲不如。

他這次回來,就是要揭開楚欽的真麵目,讓所有人知道,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

葉靈回到家,葉母剛切了水果出來,瞥見她紅撲撲的臉頰,還有額頭上淌下來的汗水。

“你乾嘛去了?”

“讓樊華祝景陪我去夜跑了,好熱,我先去洗個澡。”葉靈心潮起伏,怕一不小心就在葉母麵前說漏嘴,趕緊先溜上樓。

葉母瞪著她的背影,“你不是在公司樓下報了健身課嗎,給了錢的不去跑,大半夜在彆墅區亂跑啥?”

葉靈充耳不聞,飛快跑上樓。

她懷疑那天在小區外麵偷窺她媽的人也是葉一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肯定就在他們身邊。

隻是他明明還活著,為什麼不肯現身呢?

葉靈洗完澡下樓,三胞胎玩累了,在沙發上看動畫片,她走過去,在三胞胎旁邊坐下,奧利給縱身一躍,跳上沙發,在她懷裡攤成了一張貓餅。

三胞胎震驚地看著它,好傢夥,這熟練的動作,根本就不給他們爭寵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