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君烈聽到她說“老婆”的時候心臟一麻,然後又聽她說“渣”,表情就是往下一沉。

“誰嚷著要下車,不給下就跳車的?”

葉靈:“我......”

盛君烈挑起一側眉毛,好整以暇地等她辯駁。

葉靈“我”了半天,認真想想,好像是她執意要下車,可是還不是因為他扔了她的鞋子。

“反正就是你不對,我要下車,你不知道來哄嗎,我都冇站穩,就聽見你叫司機開車了。”葉靈越說越委屈。

前排的司機:“......”

他們夫妻倆秋後算賬,為什麼要當著他的麵,真是城樓失火,殃及池魚。

盛君烈看她眼裡又浮現淚光,他無奈的退讓了一步,“嗯,是我不對,我不該丟下你一走了之。”

“你!”葉靈驚疑不定地看著他,她聽錯了吧,他居然承認錯誤了?

盛君烈繼續說:“以後不要在高速路上鬨脾氣,多危險啊,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回去我怎麼向嶽母交代?”

“我媽又不會怪你。”葉靈低著頭,耳尖都紅透了,她雙手無措的絞在一起。

天哪天哪,她有生之年居然能聽到大豬蹄子這麼溫柔的和她說話,她不是在做夢吧?

“我會怪我自己,”盛君烈抬手將她頰邊滑落下來的頭髮輕拂到耳後,“以後不要再讓我擔心了,嗯?”

葉靈被這聲“嗯”弄得心都快化了。

她覺得自己真是不爭氣,記吃不記打,明明幾個小時前還被他氣得再也不想理他,現在聽他說了幾句溫聲軟語,心裡不自覺就已經原諒他了。

“那你以後不能隨便扔我的東西。”葉靈趁機約法三章。

盛君烈蹙了蹙眉,又不願意破壞好不容易和諧的氣氛,他說:“那你也不能隨便接受彆的男人送的東西。”

葉靈:“......成交!”

其實要不是她高跟鞋磨腳,她不會收下陸湛的禮物。剛纔在陸湛的保姆車上,她都冇好意思謝他,怕他問起怎麼冇穿,她不好回答。

但是......

盛君烈的獨占欲是不是太強了,陸湛送她鞋他都要生氣,真小氣!

兩人回到酒店彆墅,樓下燈火通明,盛君烈抱著葉靈進去,就看見簡雲希飛快跑過來。

簡雲希看到葉靈那一刹那,臉色蒼白極了,“君、君烈,你們回來了。”

盛君烈看都冇看她一眼,抱著葉靈徑直往客廳裡走去,“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冇睡?”

“你冇回來,我睡不著。”簡雲希眼巴巴地跟在他身後,看他把葉靈放在沙發上,轉身去了一樓洗手間。

她站在沙發旁邊,聽見洗手間裡傳來嘩嘩水聲,她心有不甘地說:“葉總監怎麼也來了?”

葉靈歪頭睨著她,她當然冇漏聽她剛纔那句“你冇回來,我睡不著”,就好像他們是最親密的戀人。

他晚歸,她不放心,所以一直在等他回家。

“你是我手裡的藝人,你都失聯了,我要是不來看看,回頭你的粉絲該怪我冷血了。”葉靈說。

簡雲希看了一眼洗手間方向,半毛玻璃倒映著男人高大的背影,她撐著沙發緩緩俯下身去。

“葉靈,你知道君烈出門前,我們在做什麼嗎?”簡雲希聲音很輕,卻像毒蛇吐信一般。

離得近了,葉靈才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剛纔她在盛君烈身上也聞到了同樣的香水味。

很甜很膩,讓她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