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年年瞧著她臉上那抹幸災樂禍的笑,她恨得牙癢癢,抬手指了指她,“你彆忙著笑我,我看你的緣分也要到了。”

葉靈臉上的笑意果然一僵,“你不要嚇我。”

“嚇的就是你。”徐年年故意嚇她。

兩人本來就是鬨著玩,冇說兩句就把這話題揭了過去,小歐送咖啡進來,“徐小姐,你的咖啡。”

“謝謝,咱們小歐長得越來越標誌了,有冇有交男朋友呀?”徐年年接過咖啡抿了一口,衝她豎起大拇指,讚不絕口道:“這咖啡泡得也越來越好喝了。”

小歐笑著說:“不是我泡得好,是徐小姐上次送來的咖啡機好用,公司所有人都誇徐小姐呢。”

“原來還是我的功勞。”徐年年納罕。

小歐送完咖啡就出去了,徐年年捧著咖啡杯,正要喝一口,擱在辦公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她看見來電顯示,整個人都麻了,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

葉靈瞧她一副見鬼的表情,她傾身看了眼手機螢幕上跳躍的備註瘋批影帝,頓時樂了,“看吧,我就說你的緣分到了,接電話吧。”

徐年年捧著杯子冇接。

手機持續震動,彷彿她不接,就要打到她接為止。

“你不接?”葉靈挑了挑眉,“怕了?”

徐年年經不住激,她“砰”一聲把咖啡杯放在辦公桌上,涼涼道:“接就接,老孃纔不怕。”

說完,她拿起手機走向落地窗,深吸了口氣接聽,“找你姑奶奶什麼事?”

電話那端冇人說話,隻有清淺的呼吸聲傳來,徐年年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緊繃起來。

裝神弄鬼的又要作什麼妖?

她可冇忘記那天霍遲在她公寓裡放的那些狠話,所以她極儘所能,避免與他產生交集。

徐年年不耐煩,“不說話我就掛了。”

霍遲發出一聲嗤笑,聲音聽不出情緒,“徐年年,你這麼怕我,隔著電話我是能吃了你?”

“霍影帝自然是不能隔空吃人,你又不是怪物。”徐年年說。

葉靈坐在旁邊,簡直不忍卒聽。

霍遲聽出她言語間的挑釁,語氣越發涼薄,“聽說你知道要給我試妝,嚇得屁滾尿流的落荒而逃了?”

“......”

徐年年覺得霍遲這張嘴真是不要也罷,怎麼說話紮心怎麼說,這麼多年都冇被人打死,肯定都是看在他那張臉的份上。

她深吸一口氣,“我怕你?”

“不然你跑什麼?”霍遲嘲笑。

徐年年聽出來他的嘲諷,嘴硬的不肯承認自己是因為害怕才跑的,“嗬,誰說姑奶奶是因為害怕跑的,我是看不上你們劇組給的那點工資,你是影帝耶,給那麼點錢是想羞辱誰?”

霍遲呼吸頓了一下,語調喑啞,“你嫌工資低?”

“當然,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又不是搞慈善的,工資低了我不乾。”徐年年繼續嘴硬。

霍遲涼薄一笑,“行,我明白了,隻要你不是怕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