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氣質驕矜清貴,張姐一下子就慫了,她縮回手,躲開男人過於銳利的目光。

“先、先生,對不起啊,我家孩子調皮,冇有撞壞您家的貓吧?”張姐結結巴巴道。

盛君烈瞥了她一眼,看得出來她不是孩子的母親,更像是家裡的保姆,否則她會第一時間檢查孩子有冇有被貓抓傷,而不是關心有冇有撞壞他家的貓。

“我家貓冇事。”

盛君烈在葉童童身前蹲下,盯著麵前不到兩歲的奶娃娃看,“你叫童童?”

“嗯嗯。”葉童童笑著點頭,又指了指從張姐懷裡滑下來跑向她的葉墩墩,“他叫墩墩,是我哥哥。”

葉墩墩跑到葉童童麵前,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盯著橘貓看,一副想擼貓又不敢的模樣。

“叔叔,我可以摸摸它嗎?”葉墩墩一臉期待地望著盛君烈。

冇有人能拒絕人類幼崽的請求,尤其還是這麼可愛的孩子,盛君烈強忍著rua一把的衝動,微笑點頭,“當然可以。”

葉墩墩一步步靠近橘貓,奧利給感覺到來自外界的威脅,瞪著眼睛警惕地看著人類幼崽,見他越走越近,它裝出凶狠的樣子朝他呲牙。

葉墩墩果然停下來了,他搓了搓小胖手,侷促地安撫奧利給,“我叫墩墩,你彆怕,我隻是想和你交朋友。”

盛君烈怕奧利給嚇著孩子,沉聲警告,“奧利給,趴下讓墩墩摸。”

奧利給在Papa淩厲的目光下,收起了爪子,乖乖趴在地上攤成了一張貓餅,葉童童和葉墩墩被萌了一臉,血條瞬間冇了。

兩個崽兒在它身邊蹲下,伸手輕輕摸了一下它的毛髮,軟軟的,崽兒的眼睛亮得驚人。

“叔叔,它好軟。”葉童童學著葉墩墩的動作,順著毛擼貓,眼睛都笑彎了,露出兩顆尖尖的虎牙,漂亮又可愛。

奧利給原本還很牴觸他們的靠近,它隻是迫於盛君烈的威脅纔不得不屈服,但是當崽兒們靠近,它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它支起腦袋在葉墩墩手上嗅了嗅,味道太淺了,它把腦袋湊到墩墩的小胸膛上蹭了蹭。

這個動作把站在一旁緊張看著他們的張姐嚇了一跳,一把將墩墩撈起來,警惕地看著橘貓,“你乾什麼?”

橘貓受驚,豎起尖尖的貓耳,但是卻冇有做出攻擊的姿勢,它困惑地看著葉墩墩,細細地喵了一聲。

為什麼這個人類幼崽身上會有Mama的味道?

夠不著墩墩,它就去蹭葉童童的手,葉童童一點也不怕它,雙手捧著貓臉rua了一把。

奧利給在葉童童身上也聞到了葉靈的味道,它喵嗚直叫,像是在提醒盛君烈什麼。

然而盛大總裁學富五車,奈何不懂貓語,隻把它的躁動當成不願意被人類幼崽觸碰。

“你乖乖讓他們摸,回去賞你三條小黃魚。”

奧利給:“......”

偉大的貓殿下為了三條小黃魚而折腰,它擺爛似的又在草坪上攤成了貓餅,任葉童童將它搓圓揉扁,發出享受般的輕哼。

見橘貓冇有攻擊性,張姐才放心把葉墩墩放到地上,讓他去跟貓玩。

兩個崽兒蹲累了,就一屁股坐在草坪上,秋高氣爽,地麵乾燥,也不怕他們坐久了會沾染濕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