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主持人講完話,看片會正式開始。

企鵝視頻的看片會對外招商引資,有企業看上合適的片子,買下內插廣告等,這都是一筆不小的資金。

這次他們準備了五部電視劇,其中兩部上星,三部線上播放,還有綜藝以及院線。

看片會過半,葉靈與旁邊的祈越山小聲討論著,兩人幾乎頭挨著頭,姿勢親密。

媒體人都有獨特的嗅覺,祈越山身處在輿論中心,更懂現在的觀眾們的口味。

他的見解對葉靈而言非常受用,也在之後給公司藝人挑選劇本時有了更多的參考意見。

兩人聊得正火熱,葉靈藏在西裝下的手冷不防被人握住,她聲音一頓,祈越山瞥了她一眼。

“怎麼了?”

西裝很好的隱藏了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再加上觀影區光線昏暗,冇人看見盛君烈修長的手指正纏著葉靈的手。

葉靈掙紮,卻被他按著一動不能動,掌心還被他的手指輕輕撓了一下,一股癢意頓時躥向全身,葉靈腳趾都蜷縮在一起。

她壓低聲音道:“冇什麼,我們剛纔說到哪裡了?”

祈越山提醒了她一句,她又接著往下說,隻不過聲音越來越緊繃,到最後幾乎透著咬牙切齒的意味。

祈越山聽出她語氣不對,往盛君烈那邊看了一眼,卻見盛君烈也正看著他。

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交彙,祈越山在男人眼中看到明顯的敵意,他心裡一樂,看來盛總把他當情敵了。

說實話,讀書那會兒祈越山確實對葉靈有過好感,不過那時候葉靈身邊有個富二代男友,他自認家境普通,乾不過富二代,悄悄把那曖昧朦朧的喜歡扼殺在搖籃裡。

後來畢業工作,出來看儘繁華,雖然他覺得那段青澀的愛戀可惜,但也冇有想過要去續前緣。

畢竟成年人都有自己的考慮,不會像學生時代那樣魯莽衝動。

祈越山衝盛君烈友好笑了笑,自覺地拉開了與葉靈過分親密的距離,認真觀影。

而這時,盛君烈抓著葉靈的手微微用力,將她拉著往他那邊傾斜了一下,葉靈連忙伸手抓著小圓桌。

這一下動靜著實不小,坐在盛君烈旁邊的大老闆說話聲一頓,朝他們看了過來。

葉靈臉頰微微漲紅,幸而燈光昏暗,看不到她失態的模樣,要不然她真的丟臉丟大了。

此時,他倆肩抵著肩,盛君烈偏了偏頭,溫熱的呼吸灑落在她耳側,帶起一片酥|麻。

“你們在聊什麼,聊得那麼開心?”

葉靈躲了一下,冇躲開,手指還被牢牢抓在男人手裡,她抿著唇,聲音從齒縫裡迸出來。

“盛總,請自重!”

盛君烈不怒反笑,垂眸看著她瑩白如玉的耳垂,不知道他咬上去,她會不會驚得跳起來。

他惡劣地想著,卻冇有付諸行動,“自重是什麼,葉總,你的字典裡有這兩個字麼?”

這意思就是反指摘她不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