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已經離開了,隻剩葉靈和嘟嘟在客廳裡玩遊戲桌。

葉靈看見她出來,她站起身來,抬腕看了下表,“時間不早了,我也該走了,你有事的話就給我打電話。”

“葉靈,謝謝你。”時雨發自真心的道謝。

葉靈勾了勾唇,看著她發紅的眼眶,她淡淡道:“好了,我們就不要再謝來謝去的了,你跟我來,我把你的指紋錄入係統。”

時雨跟著她到門口,錄好指紋,葉靈才告辭離開,

安頓好時雨母子,葉靈鬆了口氣,打車回到九州雲棲湖,她接到老同學祈越山的電話。

“老同學,明天晚上有空麼?”

葉靈沿著房屋幢幢的青石小道往自家彆墅走,一邊笑談,“明晚有空,怎麼了老同學?”

“是這樣的,企鵝視頻舉辦了一個小型的看片會,晚上七點在奔馳文化中心,我想邀請你陪我一起去,你覺得如何?”祈越山說。

葉靈眼前一亮,“當然可以,我還要感謝老同學有好事想著我,那我們明晚見。”

“明晚見!”

掛了電話,葉靈腳步更加輕快。

企鵝視頻的內部看片會不是什麼人都能去的,邀請的賓客都是行業裡的翹楚以及知名企業的老闆,還有知名媒體人。

參加這樣的活動,有助於擴展人脈,對葉靈而言,無疑於是瞌睡了有人遞枕頭。

翌日下午,她打扮妥當準備出發,祈越山給她打了個電話,說已經到了她公司樓下。

葉靈一怔,幾步走到落地窗前,果然看到樓下多了一輛黑色轎車,她迅速拿著手包出門。

到了樓下,走出五雲大廈,熱浪撲麵而來。

祈越山一身正裝站在大奔旁邊,和讀書那會兒變化不大,他戴著金絲邊眼鏡,渾身上下多了股上位者的貴氣和儒雅。

葉靈快步迎上去,和他握了握手,“老同學,還勞煩你專程過來接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葉靈,你這麼說就太客氣了,上車吧,外麵挺熱的。”祈越山拉開車門,示意她上車。

葉靈穿著黑色晚禮服,低調又精緻,她的手護在胸前彎腰上了車,往旁邊挪了挪,祈越山坐了進來。

司機將車子開了出去。

大奔內裡空間很寬敞,奶昔白的內飾乾淨清新,與全黑的車身有著極大的反差。

葉靈側了側身,笑眼望向祈越山,“當初上大學那會兒,你看起來最穩重成熟,大家以為你會走金融方向,怎麼也冇料到你最後去做了媒體。”

“資訊化時代,誰掌握了資訊誰就是王者,行業內也不例外,這些年微博用戶暴增,以及新媒體產業的發展,給我們帶來了钜額的利潤,很多人一夜暴富。”祈越山侃侃而談。

葉靈點點頭,“是啊,當初我們畢業那會兒,正是新媒體產業全麵發展的好時候,我當年要跟你一起去微博,也不至於還在艱辛創業。”

祈越山笑起來,看著她的目光帶著欣賞,是那種純粹的欣賞,“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放眼咱們係,能有你如今的成就之人,也是鳳毛麟角。”

葉靈莞爾,兩人談吐輕鬆隨意,就像回到上學那會兒,讓他們迅速拉近了彼此之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