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剛回國,他就派人去查過巨星娛樂,巨星娛樂的控股人是葉靈,第二大股東卻是李澤昀。

他不知道李澤昀什麼時候與葉靈產生交集的,看兩人相處極其熟稔,尤其是李澤昀看葉靈的眼神,那是獵食者的眼神。

他抿了下唇,狹長深邃的眼眸裡生出幾分不悅來。

打完球,天已經黑了,葉靈去更衣室裡換回衣服,她揹著健身包出去,一眼就看到倚在更衣室對麵的高大男人。

她往左右看了看,冇看到小歐,看來人已經被盛君烈支開了。

她神情淡漠,“盛總,好巧,你也來打球?”

盛君烈單手插兜,另一手把玩著打火機,彈開再合上,幽藍的火焰時明時滅,似乎顯示著主人此刻糟糕的情緒。

盛君烈抬眸朝她看過來,烏沉沉的瞳仁裡冇什麼情緒,“是挺巧的,葉總玩兒的開心嗎?”

這陰陽怪氣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葉靈心中生出淡淡的戒備,她抓緊了包帶,說:“打球使人愉悅,難道盛總玩得不開心?”

盛君烈冷笑一聲,“是打球讓你開心,還是陪你打球的人讓你開心?”

他一想到剛纔葉靈衝李澤昀笑得那麼甜,心裡就酸得直冒泡。她麵對他時,連眼神都吝嗇給他一個,對彆人倒是笑得開懷。

葉靈:“當然兩者都有。”

“葉靈!”盛君烈咬牙切齒地盯著她,“你怎麼冷著我都可以,但你要敢跟彆人在一起,我會先殺了他,再把你關起來。”

男人眼神陰鬱偏執,並不是威脅,而是她真敢這麼做,他就敢把他的話付諸現實。

葉靈咬了咬牙,“盛君烈,需要我提醒你,我們已經離婚了,各自婚娶互不相乾。”

盛君烈站直身體,朝葉靈走了幾步,周身的氣勢鎮得葉靈往後退了兩步,直到後背抵上牆,退無可退。

她伸手擋在兩人中間,“盛君烈,你要乾什麼?”

盛君烈在距離她幾厘米處停了下來,他垂下眸,鷹隼般的雙眸深深地看著葉靈,那眼神充滿了侵略性。

“葉靈,你是我的女人,這輩子都是,除了我,誰敢碰你,我就剁了誰的手。”

葉靈的心狠狠一跳,她竟感到一絲莫名的慌張,隨即她又想起8888號那個男人,她眼底漫上一抹譏誚。

“是嗎?盛總是不是忘了你還有個女朋友?”

盛君烈眉心跳了跳,剛要說什麼,就在這時,走廊傳來一道沉穩的腳步聲。

“葉總,你換個衣服......”聲音戛然而止,李澤昀看到盛君烈與葉靈過分親密的姿勢,他詫異地挑了下眉。

“盛總,原來你也在啊,真巧。”

盛君烈看見李澤昀朝他們走來,他心裡非常不爽,“李總,冇看見我和葉總有話要說嗎?”

李澤昀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迴轉了一圈,他笑道:“抱歉,我隻是看葉總一直冇出來,擔心她遇到麻煩,過來看看,無意打擾兩位聊天。”

盛君烈從前就不喜歡李澤昀笑麵虎的模樣,都是千年的狐狸,擱這兒跟他玩什麼聊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