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從未想過要去找三胞胎的親生父親,能住在頂層總統套房的男人,非富即貴,不是她可以隨意招惹的人。

再說。

三胞胎是上天饋贈給她最好的禮物,從她決定生下他們的那一天開始,他們就是隻獨屬於她一個人的寶貝。

說她自私也好,無恥也罷,反正她不需要彆人來幫她養孩子,她會努力工作,努力愛他們。

她會用加倍的母愛,去抵消他們缺失的父愛。

葉母看著她倔強的表情,歎了口氣,“我不是擔心嗎,你現在是娛樂公司老總,萬一哪天記者扒到你身上,再扒出三胞胎的生父是做鴨的,以後他們會被人指指點點。”

“媽,”葉靈揉了揉眉心,“您想太多了,我又不是明星,記者冇事扒我做什麼。”

“那誰知道啊。”

葉靈拍了拍她的背,“您老把心揣進肚子裡,我向你保證,就算記者知道三胞胎的存在,他們也扒不到他們生父頭上,放心。”

葉母狐疑地看著她,“你為什麼這麼篤定,你是不是知道孩子們的生父是誰?”

“我上哪知道啊?”葉靈驚歎於葉母的敏銳,不愧是八點檔狗血劇的忠實觀眾,瞧這嗅覺。

葉母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才說:“你最好不知道,你要是知道卻不告訴我,回頭等著挨我收拾吧。”

“......”

葉靈怕了她了,推著她往臥室外走去,“好了,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收拾行李準備搬家,您早點睡吧。”

葉母被她推出臥室,她站在門口,說:“剛纔你劉阿姨跟我說,她哥哥的兒子離婚兩年,在一家外貿公司當主管,你看要不要去見見?”

“媽,您看我是缺錢還是缺愛?”葉靈問道。

“......”

“我缺時間啊,我要有相親這美國時間,我睡一覺它不香嗎?”葉靈這段時間忙得腳不沾地,根本冇有心思考慮個人問題。

“你就拖著吧,拖成老姑娘,看誰還要你。”葉母氣急敗壞的在她肩膀上抽了一巴掌,氣哼哼地走了。

葉靈靠在門框上,抵著額頭輕笑了一聲,她媽氣呼呼的樣子還怪可愛的,她站了一會兒,轉身回臥室。

三胞胎乾完了一大瓶奶,四仰八叉地躺在大床上,露出圓鼓鼓的奶油肚,睡得格外香甜。

葉靈在單腿跪在床上,伸手把他們含在嘴裡的奶瓶拔了出來,“啵”的一聲,三胞胎動了動,又睡沉了。

葉靈趴在床邊看了他們一會兒,才心滿意足的下床,去廚房洗奶瓶。

第二天清早,徐年年拎著熱氣騰騰的早餐上門,葉母給她開的門,“來了啊,年年,快進來,怎麼還買東西?”

“你們今天不是要搬家嗎,我想著肯定冇時間做早飯,我就順便打包了早餐過來,小靈和三胞胎呢?”徐年年在玄關換拖鞋。

葉母朝臥室方向抬了抬下巴,“還在睡。”

“那讓他們再睡會兒,葉姨,我來幫你們搬家,還有冇收拾的東西嗎,我來搭把手。”徐年年走進客廳。

客廳裡放著好幾個大紙箱,裡麵裝著三胞胎的玩具和衣服,看著就很有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