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吼!”

望著俯衝而下的韓三千,那熔岩怪物整個人怒聲一吼,雙手一錘胸口,似在為著自己打氣,其後,雙臂一頂,直接試圖頂下盤古斧。

而幾乎同時,韓三千的盤古斧也迎頭劈上。

轟!

兩者相遇,斧刃重重的砍在他的巨大胳膊之上。

又是轟的一聲。

他巨大的身軀頃刻之間便直接陷進厚實的地麵之上,雖隻到其腳裸,但以其身軀巨大的程度而言,已是足足近一米之厚度。

“吼!”

那怪物吃痛怒聲大吼,響徹天地。

而韓三千絲毫不讓,手持盤古斧,繼續引而其下!

兩者相爭,如同龍虎爭霸。

是死是活,皆在此招!

“給我破!”

韓三千怒聲大喝,身上黑氣瘋狂湧現,其後,它們儘歸其斧之上,狠狠壓著盤古斧繼續朝下砍下。

“吼!”

熔岩怪物也猛聲一吼,全身岩漿狂噴,白氣狂散。

“蒼天啊。”

遠遠觀望的蘇迎夏兩女,此時看著戰場之中,不禁是黯然失神,兩者之鬥所產生的黃金氣浪,似乎快將天空都染色一般。

她們從未見過如此絢麗又如此恐怖的一幕,紛紛是驚得嘴巴微張。

“滋,滋,滋!”

兩者相交間,巨大的火花也開始越發的猛烈。

轟!

最終,萬千火花似終歸無法承受一般,齊齊絢麗而爆,遠遠望去,如同有人點燃了巨型炸藥一般。

伴隨著那聲轟隆巨響,大地搖晃,天際似乎也因此顫抖!

韓三千與那熔岩怪物,一同被火光所吞噬,看不見了人影。

兩女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呼吸也全然忘記,隻是眼巴巴的望著那裡,一動不動,防佛就連她們的世界,也因為那巨大的爆炸而徹底的停了下來。

“三千!”蘇迎夏吞了吞喉嚨的香津,忍不住輕輕呼聲而道。

紫情也緊握玉手,情緒緊張到已然拉滿。

就連那團黑氣,此時也停下所有的動作,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戰場。

“他能擊敗他嗎?”他喃喃而道,若是有人可以看見他隱匿在黑暗中的眼睛,便可以發現此時他的眼中滿滿都是複雜的回憶之情。

身為勁敵,甚至可以說是他一生的勁敵,於他而言,眼前這個怪物的成與敗,關係的實在是太多太多。

甚至,到了最後,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他又怎會冇有感觸?

如今,他在自己的眼前,不知是敗是嬴,他的心頭也自然是情緒萬千。

他希望他敗嗎?當然希望。

可這是從全域性出發。

他希望他可以嬴嗎?也當然希望。

這是從個人角度出發。

誰又願意自己的一生勁敵敗在他人的手上呢?要敗,他也應該敗在自己的手上纔對。

他很複雜,也很糾結,不知如何是好。

“嗡!”

一陣浪光閃過,對他冇有絲毫的影響,不過,卻早已將蘇迎夏兩女直接打倒,浪光所過,地麵之上的那些熔漿也在頃刻間被吹滅了。

整個世界,防佛一下子陷入了死寂,冇有聲音,甚至冇有呼吸一般。

緊接著,爆炸所產生的強光開始慢慢的消散了,地麵也恢複了平靜,天空也恢複了往常的姿態。

隻是再抬眼,卻可以發現,天空中的陰暗,似乎減少了許許又多多。

似乎風吹過,吹走了爆炸現場的濃煙,露出了本來身處中心地帶的一人一怪。

兩人均是保持著原先的姿態,一人持斧猛砍,一怪雙手拒擋,似乎方纔之舉並未有過任何變化,也似乎現在纔是剛剛開始的瞬間。

不過,蘇迎夏等人依然稟住了呼吸,她們在仔細的分析,究竟是誰嬴了,又究竟是誰敗了。

而那一人一物,也冇有動一下,似乎也在感受,究竟是誰嬴了,誰又敗了。

忽然,一聲輕微的響動響起,似乎,一切有了真正的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