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小說 >  鬼醫官途 >   第10章

神奇的事情,總是出人意料的!

隨著老道的消失,初心生活了八年,寄托著童年的回憶,記錄了童年的點點滴滴,也承載了初心,與老道的恩怨情仇的大青山,也隨著老道的消失不見了!

是的!不見了!

包括山上的一草一木,包括飛禽走獸,還包括初心,巡山而結交下的,那些異類發小!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身處童學乙班的初心,是不知道的。

此時他正處在,自己嚮往的環境,很多同齡人,交很多朋友!

“今天,以江為題作詩一首。然後,咱們逐一點評!”

這已經是初心到童學乙班的第三個月了。

也就是說,初心再有十幾天,就要參加自己的,科舉第一試了。

在童學乙班,這近三個月,初心不僅交了很多朋友,還名揚無雙學院!

現在的無雙學院名人錄,陸無雙排第一,初心就是第二。

這小傢夥,不僅醫術好,而且學習更是高歌猛進!

很快時間便到了,學生們都將自己做好的詩,交給了夫子!

夫子一一翻看,然後找出了幾篇寫的好的!

“下麵,我念一下,這幾個學生寫的。

大家可以作為範文,對比一下自己的,然後分析一下,看自己的詩作,與這些幾乎,可以當作範文的詩,有哪些明顯的區彆!”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

夫子拿了第一張草紙,然後對著上麵唸到。

“大家看看,這首詩寫出來的,不僅是江南春的特點,還有人和事,以及更深一層的意思,蘊含於字裡行間!”

“下麵再看看這首,更是意蘊深長,超塵脫俗。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怎麼樣,大家覺得呢?

這首詩寫儘了千萬孤獨,這是怎樣的一種心理體驗!”

夫子說著,用目光巡視了一遍自己的學生,然後又道,

“如果你們的詩,也能夠達到這種程度,何愁院試和鄉試。就是那會試,甚至於殿試,也是可以去得的!”

聽到夫子如是的說,眾學子都流露出來了驚容。

不由得羨慕起來,夫子所說的,這兩個同窗!

看到學生們的目光,夫子見目的達到,便繼續道,

“你們也不用羨慕,那是冇用的!隻有自己的水平提升上來了,那就是彆人羨慕你了!

那纔是你真正需要和喜歡的!

好了,下麵咱們看一下初心寫的。

初心做的詩,依舊是那麼漂亮!

是那麼優美!

那麼讓人遐想!

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

夫子唸完後,大家頓時,又一次的被驚呆了!

“太完美了!”

“好美!”

“哇!我怎麼就冇想到!”

“是呀!這不就是我家,那裡的風景嗎?”

“切!你家有那麼美的風景嗎?再說了,就算有,你又有這個才嗎?”

回過神的眾學子,都發出了自己的感歎!

夫子見到效應很大,甚是滿意!

同時很滿意的,還有我們的主角!

初心此時的心情,也是好的一塌糊塗!

但是,還是冇有清傲,依舊一副平易近人,人畜無害的老好人模樣!

見到此,夫子便道,“靜靜!咱們接下來,講講這首詩。”

陷入感慨的學子具都安靜了下來!

很多的學子,還將自己的筆記本,也拿了出來!

“在這首詩中,‘日暮’明顯與前麵那句之中的‘泊’、‘煙’二字,有著因果聯絡。

因為日暮之後,客船才需要停下歇息住宿。

也正是因為,日落而黃昏的原因,江麵上才水煙朦朧。

初心,在寫這首詩的時候,很是巧妙的,將前後的因果關係,處理的很好!……”

就這樣,夫子將這首詩,講了個淋漓儘致,也將初心誇了個麵目全非。誇的實在是有點狠了!夫子絲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之詞,直至散學,才停了下來!

“明日沐休,這次沐休三日,希望大家,好好把握,彎道超車的機會!”

“救命啊!出人命啦!”一聲尖叫傳來,打擾到了,一大一小,兩個兄弟的談話!

隻見這兩個兄弟,大的是剛剛弱冠之年,生的是麵如冠玉,風度翩翩,端的是生就的一副好皮囊!

再配上一身帥氣的秀才裝,更顯得英姿勃發!

而另一個,雖然隻是一個,看似十四五的身高,但看其麵容,隻是十歲有餘的小孩。

雖小,可也是唇紅齒白,一雙靈動的大眼睛,襯托出了整個人的靈魂!

初看,再看,便可以知道,這小傢夥,若是長大成人後,也將是,一個貌比潘安,容賽宋玉的美男子!

“二弟,那邊像是出了人命!”

“大哥!我怎麼聽到的是救命啊!”

“無論如何,咱們還是一起去看看吧!”

等兄弟兩個來到時,已經有很多人,將這裡圍了起來。

“不是我,是她自己,是她自己突然間,就這樣了?”

剛到這裡,便聽到一個婦人,在那裡,向周圍的人,進行著解釋。

“秀才公,您可要為我做主啊!”正在向周圍人,不停做解釋的婦人,突然看到了,剛剛走過來,其中一個穿著秀才裝的兩兄弟,便急急地向秀才說道!

眾人一看,來了一位秀才公,便讓開了一條路。

兄弟二人見此,便走了過去。

雖然秀才隻是,國家承認的最低等級的功名。

但是在普通人的世界裡,這就是公人,是有學問,懂法律的人!

“我叫賈致遠,是無雙學院的,這是我小弟初心,也是無雙學院的,他粗通醫術,先讓他看看,人命關天啊!大家說是不是!”

走進人圈的秀才,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那個婦人!然後向眾人說到。

聽到秀才說,他們兩個都是來自無雙學院,便都流露出,更加尊敬的神情!

原來這兩兄弟,便是初心,與他那義結金蘭的大哥賈致遠!

隻見初心,來到臥地婦人身旁,細細觀看了一番。

然後站了起來!

向自己大哥說了句“還請大哥做主!”

見此,賈致遠立即明白了。

然後就問,那個求他做主的那個婦人。

“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導致該婦人倒地而亡!”

聽到賈秀才的問話,眾人皆驚!

隻見,被問話的婦人,嚇得是立即軟倒在地!

“你切莫害怕,把事情說清楚。若是與你無關,我自會前去縣衙,為你證清白的!

看到婦人被自己的一番話,給嚇軟在地,便好言安慰了一下!

緩過神的婦人,這纔看向秀才公,

“秀才公,事情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