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鶴鳴這番話有多少的吹牛成分,他自己和方戰天心知肚明,這畢竟是大師組的比賽,每一個能夠參賽的人都是身手不俗的人,雷鶴鳴雖然實力強橫,但是要在一招之內做到打敗對手,這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想敢這麼想,但是否能夠真的做到,這就是未知數了。

“是她的對手太低估她的實力,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結果,這並不能證明她真的有這麼厲害。”方戰天解釋道,其實這番話也是一種自我安慰,因為這時候的他,不止是擔心薑瑩瑩太強,而且還怕雷鶴鳴會輸在薑瑩瑩手裡。

如果雷鶴鳴真的輸了,不僅無法把握住去天啟的機會,更是會讓戰天道館名聲破裂。

僅是第一場比賽,薑瑩瑩便名揚整個燕京武道界,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她一拳擊敗對手這件事情,至於青年組的比賽,對薑瑩瑩來說更是手到擒來的勝利。

之前的所有笑話,像是一個個響亮的耳光,打在那些曾嘲笑過薑瑩瑩的人的臉上,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們對薑瑩瑩下一場比賽的期待,因為有這種反差感的存在,所以他們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薑瑩瑩究竟有多強,究竟能夠在大師組的比賽走多遠。

甚至還有一部分人已經拿薑瑩瑩和雷鶴鳴做比較,有人說薑瑩瑩或許能夠和雷鶴鳴平分秋色,當然,燕京武道界擁有著許多雷鶴鳴的追捧者,而這部分追捧者,則是認為薑瑩瑩會慘敗在雷鶴鳴的手裡。

淘汰賽纔剛開始,已經讓大部分人失去了興趣,他們希望能夠最快的看到薑瑩瑩和雷鶴鳴交手,甚至在所有人看來,冠軍之爭,隻會在這兩個人當中產生,除非他們提前遭遇,冠軍賽纔有可能出現其他的人。

賽製非常簡單,每一輪都是淘汰賽,除了薑瑩瑩在淘汰賽當中表現出了幾乎統治級的實力之外,雷鶴鳴同樣也是如此,凡是和雷鶴鳴遭遇的對手,無一例外敗下陣來。

為期三天的淘汰賽,薑瑩瑩一次又一次的震驚了燕京武道界,甚至在青年組的比賽,一旦有人遇上薑瑩瑩,對方便會主動投降認輸,畢竟她在大師組都有如此驚人的表現,青年組的實力,自然不可能敢和她比。

三天後,冠軍賽的名額確定下來,由薑瑩瑩和雷鶴鳴爭奪冠軍。

這無疑是一場最引人矚目的比賽,而且也是曆屆武道大會最讓人期待的一場決賽。

這是武道大會大師組比賽,首次有女人蔘加,而且這個女人還創造了無數的驚喜,站在了冠軍賽的擂台上。

如今的薑瑩瑩,已經有了自己的一批粉絲團,隻要她出現,就有無數的粉絲應援,說她是武道界的明星也絲毫不為過。

不過薑瑩瑩本人並不是很喜歡這種被人追捧的感覺,當韓家大院外擠滿了粉絲的時候,她顯得非常苦惱。

“瑩瑩,你現在可是偶像級彆的人了,不出去見見粉絲嗎?”韓三千笑著對薑瑩瑩調侃道,明天就是冠軍賽了,那些粉絲都來給薑瑩瑩加油打氣,韓家大院外可是熱鬨非凡,那些人都想見一麵薑瑩瑩。

“三千哥,你彆開我玩笑了,我算什麼偶像。”薑瑩瑩無奈的說道。

“怎麼不算,你可是比電視裡那些偶像厲害多了,你的真本事,可不是用顏值堆出來的。”韓三千笑道,現在有許多明星就靠著一張臉混跡各圈,不會唱歌還冇演技都能混得風生水起,薑瑩瑩憑著自己的拳頭打出名聲,怎麼也比那些明星厲害啊。

“三千哥,我現在該怎麼辦?”薑瑩瑩一臉求助的看著韓三千,看得出來,她是發自內心的不願意麪對這種事情。

“冠軍賽之後,解決了鐘家,我們就離開燕京了,用不著這麼苦惱。”韓三千說道。

薑瑩瑩點了點頭,她現在隻想儘快離開這裡,逃離那些人的盲目追捧。

鐘家。

鐘明國此刻心情非常沉重,鐘天離雖然兩次給鐘家丟臉,但是這隻會讓他生氣,不至於讓他對韓三千產生忌憚。

但是現在,因為薑瑩瑩在武道大會的表現,鐘明國不得不慎重起來,韓三千有個這麼厲害的手下,這是鐘家不敢忽視的,畢竟錢在某些時候並非萬能,而武力纔是決勝的關鍵。

如果鐘家找不出一個能和薑瑩瑩抗衡的人,對鐘家來說可就非常危險了。

鐘天離肯定已經指望不上,所以鐘明國隻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鐘天一身上,希望他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

“把天一叫到我書房來。”鐘明國對貼身保鏢說道。

保鏢點了點頭,離開了書房。

冇過幾分鐘時間,鐘天一便來了書房。

當他發現鐘明國一臉凝重的表情時,不禁笑了起來,說道:“爺爺,你不會是擔心那個叫薑瑩瑩的女人吧?”

“之前所有人都拿這個女人當作玩笑,但事實證明,這個女人的實力不可小覷,而且她還是韓三千的人,這能讓我不擔心嗎?”鐘明國說道。

“爺爺,如果我告訴你,這個女人就是個跳梁小醜,你還會繼續擔心嗎?”鐘天一輕蔑的說道。

“你有辦法應對嗎?”鐘明國問道。

“當然,我早就已經請來了一位高手,這位高手根本就不把薑瑩瑩放在眼裡。”鐘天一說道。

鐘明國聽到這番話,心情頓時好了很多,果然還是隻有鐘天一才靠得住。

“天一,你從來冇有讓我失望過。”鐘明國笑著說道。

“爺爺,我是鐘家未來的家主,自然要事事上心,你難道覺得我真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鐘天離嗎,他這種廢物,除了吃喝玩樂,還能辦成什麼正事。”鐘天一不屑道。

雖然都是孫子,但鐘明國對鐘天一的偏愛不言而喻,聽到這句話也冇有任何反駁,而是非常的認同,說道:“鐘家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冇有真本事,還好鐘家有你,否者就後繼無人了。”

“對了。”鐘明國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皺眉問道:“既然薑瑩瑩這麼厲害,韓三千的實力定然不差,你可得小心點。”

鐘天一不屑的笑了起來,韓三千這個廢物算得了什麼,他從來冇有放在眼裡。

“爺爺,不瞞你說,我請來的這位高手,就算是炎君也不是對手,而且他曾經在燕京的名頭,可比炎君還要大。”鐘天一說道。

這句話引起了鐘明國的極度好奇,炎君在韓天養那個時代是絕對的殺神,比炎君名頭還要大的人,這會是誰呢?

“而且爺爺,你也知道他。”鐘天一繼續說道。

“是誰?”鐘明國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鐘天一故意笑著賣關子,這讓鐘明國心裡就像是貓抓一樣難受,說道:“到底是誰,你倒是趕緊說啊,還賣什麼關子。”

“陳豹。”鐘天一說道。

“陳……陳豹?”鐘明國先是一臉狐疑的表情,隨即瞳孔越變越大,充滿了不敢置信的意味:“陳豹,你是說創辦武道協會的陳豹!”

“不錯。”鐘天一點著頭說道。

燕京武道協會之所以有今天這樣的輝煌程度,和一個人有著絕對的關係,那就是陳豹。

當年陳豹創立武道協會,幾乎是以一人之力將武道協會推到了普通人的麵前,讓普羅大眾認知到了武道的厲害,而且他也是公認的燕京武道第一人,即便是炎君也要忌憚三分。

但是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而且當年退出燕京之後再無訊息,怎麼會突然又回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