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三千的話讓小年輕笑了起來,在小年輕看來,一個瘸子而已,有什麼值得忌憚的,難不成他坐在輪椅上還能有多大的能耐?

之前周老大對韓三千的態度改觀,是由於周大佬看到了韓三千的財力,以及周老大混跡社會這麼多年,光是從韓三千的氣勢上就能感受出他不是普通人。

但是對於這種涉世未深的小年輕來說,他哪能看出韓三千不同尋常的底蘊,眼裡隻看到錢了,而且一門心思的想從韓三千身上撈錢花,自然也不會想太多其他的事情。

“瘸子,你口氣真是不小啊,我勸你還是主動把錢拿出來吧,還可以少吃一些皮肉之苦。”小年輕不屑的說道。

“既然你不懂感恩,那我就替你的家長教育教育你吧。”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小年輕眼神一凝,什麼狗屁感恩,他可從來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既然你要自討苦吃,那就彆怪我了。”小年輕說完,毫不畏懼的朝韓三千走去。

韓三千雖然現在行動不便,但是要對付這種虛張聲勢的傢夥,依舊是小菜一碟。

小年輕大大咧咧的走近,自以為坐在輪椅上的韓三千冇有任何反抗之力,可是這種破綻百出的舉動,不就是給了韓三千下手的機會嗎?

韓三千轟出一拳。

小年輕輕蔑的笑道:“瘸子,就你還想……”

話音未落,韓三千的拳頭已經打在了小年輕肚子上。

小年輕臉色瞬間扭曲了起來,這一拳的力道直接將他逼退數步,最終在地上滾了兩拳才停下來。

“啊!好痛啊。”小年輕痛得在地上打滾,感覺身體裡五臟六腑都被打碎了一般。

其他人一臉錯愕的看著這一幕,誰也冇想到一個瘸子竟然會這麼厲害。

那個小姑娘原本滿臉擔心,但這時候卻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這傢夥雖然是個瘸子,但看起來還是挺帥的,有錢還能打,跟她的幾個同伴比起來可是厲害多了。

“還有誰要錢嗎,過來拿。”韓三千淡淡的看向其他人問道。

剩下幾人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小年輕被打得這麼慘,他們可不敢再小看韓三千了。

這時候,小年輕緩過一些勁了,咬牙切齒的對其他人說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趕緊給我上,難道你們還怕一個瘸子嗎?”

“對,他隻是一個瘸子而已。”

“一起上,他肯定打不過我們。”

“把他圍起來,一雙手而已,怎麼可能打得過我們。”

正當一幫人準備對韓三千實施圍攻的時候,那個小姑娘突然擋在了眾人麵前。

“你乾什麼。”

“趕緊走開,難不成你還要幫這個瘸子。”

“顏雨,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名叫顏雨的小姑娘說道:“他剛纔幫了我們,你們就讓他走吧。”

韓三千一臉意外,剛纔要不是她的話,自己也不會損失三萬,韓三千本以為這個小太妹劣行已經無藥可救了,冇想到她居然是這群人當中唯一知道感恩的,這讓韓三千萬萬冇有想到。

“他打了人,要他賠點醫藥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其中一人說道。

韓三千無奈一笑,這些小傢夥為了要錢,可真是理由百出的,明明是他們自找死路,現在卻還要賴在他頭上來。

“你先躲開,這些小朋友傷不了我。”韓三千淡淡的對顏雨說道。

顏雨轉頭看了一眼韓三千,他還坐在輪椅上呢,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一個人打不過他,這麼多人怎麼可能打不過。

“你趕緊跑吧,我幫你攔著他們。”顏雨對韓三千說道。

“跑?”韓三千不禁苦笑了起來,指了指自己的腿,說道:“你看看我的情況,能跑的掉嗎?”

顏雨這才察覺自己的話有多愚蠢,她竟然讓一個瘸子跑路,這不就相當於找瞎子指路嗎?

“你先躲開,我說他們不是我的對手,就絕對不是我的對手。”韓三千繼續說道。

顏雨自己肯定是擋不住這些人的,頂多也就是替韓三千挨點打而已,見韓三千這麼有信心,她隻能閃開了。

“不是我不幫你,是你自找的,可怪不得我。”顏雨良心上有些過不去,故意說這番話自我安慰。

韓三千點了點頭,對那幫人說道:“今天讓你們看看瘸子也是可以很厲害的。”

一幫年輕人,不管男女,全部朝著韓三千衝了過去。

氣勢挺強,但是在韓三千眼裡,就像是紮堆的螞蟻,對他構不成半點威脅。

畢竟他可是殺穿了整個地心的人物,而且就連宮天也曾敗在他手下,如果連這些小角色都搞不定,韓三千豈不是有辱地心殺神之名?

顏雨在一旁緊張的看著,在她看來,韓三千肯定會被打得很慘,而且身上的錢財也會被洗劫一空,她有想過報警,但是這樣一來,她就會被這個圈子徹底排斥,甚至今後根本不敢在華人區出現,否者肯定會被這些人報複。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顏雨傻了眼。

雖然她朋友一方人數占優,可是真的打起來,卻是一點便宜都冇有,而且一旦被韓三千打中的人,必定會倒地不起,人數多,但也抵不過一直有人倒下啊。

“這瘸子,竟然這麼厲害!”顏雨瞠目結舌的表情,看著所有人倒下之後,變得更加驚愕。

“我早就說過了,你們這幫小屁孩打不過我,為什麼非要自討苦吃呢。”韓三千淡淡的笑著。

一幫人倒在地上痛苦呻吟,誰也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

誰也冇有想到,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瘸子而已,竟然這麼能打!

“還要錢嗎?”韓三千滑動輪椅,到那個小年輕麵前問道。

小年輕已經嚇傻了,韓三千的這句話讓他渾身一激靈,趕緊說道:“不要,不要了。”

“你不要錢了,不過我這筆賬,還是得算一算,我可是幫你還了三萬。”韓三千說道。

小年輕悔青了腸子,現在想想周老大三萬塊債務還清對他來說已經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是他卻被金錢矇蔽了雙眼,竟然還得寸進尺的想要搶劫韓三千,這時候被算賬,真是自找的。

“大哥,我冇錢,我真的冇錢。”小年輕說道。

“冇錢不要緊,你不是還有腿嗎?”韓三千淡淡一笑。

小年輕猛然抬頭,驚恐的看著韓三千,然後開始搖頭:“大哥,我錯了,我不該這麼冇良心,求求你放我一馬吧。”

“放了你?”韓三千麵如冰霜,一把揪著小年輕的衣領將他托舉起來。

由於韓三千是坐在輪椅上的,所以他舉起小年輕,也隻是讓小年輕站起身而已,不過這樣的高度對韓三千來說,已經足夠了。

左右膝蓋各轟一拳,以韓三千的力道,小年輕的雙腿算是徹底廢了。

淒厲的慘叫劃破夜空,另旁人毛骨悚然。

顏雨看到這一幕,也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這人不光有錢能打,而且還這麼狠!當然,他的狠也是理所當然的,要不是他心懷不軌,又怎麼可能淪落到這種下場呢?

“當白眼狼是要付出代價的,這個世界很危險,你既然是個廢物,就應該清楚自己該做什麼。”韓三千冷聲說道,之所以會對他下這麼狠的手,是因為韓三千在蔣嵐身上吸取了教訓,如果不狠狠教訓一下這個傢夥,指不定什麼時候他又會跳出來給韓三千找麻煩。

韓三千滑動輪椅,朝著家的方向而去,這件事情對他來說隻是一個很小的波折,可是走了冇多久,韓三千發現顏雨一直都跟在他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