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就是那裡了吧。"韓三千眺望過去,輕聲而道。

山洞確實位置有些隱秘,若非提前有人告訴自己那裡有個山洞,韓三千恐怕都不會往那個地方多看一眼。

惡之饕餮微微出了一口氣。似乎算作迴應。

韓三千也不耽誤,帶著惡之饕餮便一路趕了過去。

等到了山洞門口,看著山洞四周長相有些扭曲的一些植物,韓三千不由苦笑搖頭。

"有些意思。"

周遭的植物幾乎都是歪歪斜斜的呈現一種頗為詭異的姿態,並且在最終形成了好像天然遮擋的一扇大門一般,與洞口形狀幾乎完全吻合。

微微移開這些。山洞的洞口便豁然的展現在韓三千的麵前。

並不大,高約近兩米。裡麵漆黑非常,韓三千手中一道能量支撐起一個火球隨之而行,緊接著和惡之饕餮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山洞之中。

洞內雖然很漆黑,但很怪異的是在這種叢林之中卻並冇有本應該存在的潮濕,反而是異常乾燥,洞內的四周牆壁也相對異常的整齊。不像是什麼天然的,倒更像是個人工製造的。

不過,這洞極深,至少在蜿蜒了幾十米以後這才轉彎往著更深的地方而去。

這要是是人工製造的,也不知道得挖多久纔能有如此的規模。

轉過彎,在往裡麵深入大約七八米以後,一個足有四五百平方的巨大空間便無比開朗的出現在了韓三千的眼前。

洞中有一巨大的石頭,雖然整體上非常的尖銳,但因為體形巨大,所以總體上而言。還是在其頂部有個大約一米多長的平坦地方,看起來似乎是可以躺下一個人。

在大石頭旁邊不遠處。還有幾個碎石擺在那裡。

一眼便知,那是四個凳子外加一個桌子。

韓三千輕輕一聲苦笑,拍了拍惡之饕餮的肩膀:"你自己出去找些吃的,彆走太遠,有事叫我,我先行修煉。"

話落。韓三千一個飛身落於大石之上,其後安然閉眼。再次開始入定修煉,已消化之前所接收到的各類資訊。

前麵十個神技尚且好說,韓三千無非是加固練習,形成一種肌肉記憶,自然可以記的很深。

這花費的時間不用太多,大約需要一天的時間便可以足夠完成。

韓三千要把接下來的兩天時間,主要用於對後三種神秘的秘術用來多鑽研究,為何自己完全理解不了的東西,身體卻會。

這是個疑問,但同時韓三千也可以利用身體會這一個點。去嘗試給自己的大腦構造一副相對容易理解的藍圖。

當然了,即便無法理解。但起碼也可以根據身體上的意識動作,來進行一個整合性的歸納和練習。

說乾就乾!

而在八荒天書世界裡的另外一頭。

木屋裡,神秘人聯盟一幫子人和著青龍,小春花等韓三千的朋友。幾乎全部都在木屋裡焦急的等待著。

他們在等待出發去尋找韓三千的命令。

但門外的秦霜和凝月等人卻似乎並未有下命令的趨勢,冇有蘇迎夏的開口。她們又怎麼好發號施令呢?她們兩人的目光也因此隻能一直望著遠處的竹屋。

竹屋內,蘇迎夏心急如焚。不斷的望瞭望窗外,又望瞭望屋內。似乎躊躇非常。

"不是叫你不要擔心嗎?"一聲聲音傳來,顯然。是天之窮奇的。

"我……"蘇迎夏欲言又止,韓三千都走了快一天了還冇動靜。她怎麼會不擔心呢?

"既然擔心,出去看看吧。"天之窮奇笑道。

聽到這話,蘇迎夏明顯一愣,但下一秒還是趕緊衝了竹屋。

隻是,剛到門前,蘇迎夏的瞳孔便開始無限放大,一張絕色的臉上也驚訝萬分的同時,被五彩斑斕的光芒所折射著……

"那……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