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很有趣,但也很簡單。"

螃蟹人悠然話落,微微起身:"這就好像我們創造了一個巨大又複雜的東西,它有它的獨立性。但我們也知道它有它的不確定性,萬一有一天到了它失去平衡的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準備一個還原鍵。"

"你的意思是……"

螃蟹人眼睛微眯:"韓三千,也許便是那個重啟世界的按鈕。"

聽聞這話,一幫人集體大驚。

若是以前,當有人說出如此之話。即便是他們自己身邊的朋友,他們也一定會嗤之以鼻的。

一個世界的重啟鍵。對於任何人而言意味著什麼,那意味著是這個世界新的主宰,也是這個世界無上的帝者。

而他們這些人類,不過隻是他身前的螻蟻,至於什麼所謂的真神,也不過隻是其中螻蟻們所玩的過家家一般幼稚的存在。

這對於他們這些在人類之中有著極高身份的人來說。簡直如同巨大的羞辱。

但即便是這樣,在此時此刻他們也不想反駁,因為他們的麵前站的是韓三千。

這個既抱有他們無限期望,又同時讓他們練練呼奇的一個人。

"雖然這話說出來容易惹人發笑,但似乎看來,也並非冇有這種可能性。"

"他手持盤古斧,身帶惡之饕餮,神魔同體,身上還有詭異的防禦鎧甲,你們想像一下上一個能如此而為的人。還能是誰?"有人想明白了,便不由苦笑而道。

對於這個問題。很多人都冇有回答,這個答案在他們的心中其實並不難形成一致的。

"都有答案了?"螃蟹人輕輕一笑,回望眾人。

眾人笑著回眼望著他,一切已在不言中。

螃蟹人哈哈一笑,片刻後正了正身,道:"雖然有了答案。但我想你們應該也跟我一樣,心中還是有些疑問。希望可以得到證明,對吧?"

眾人又點了點頭,顯然如此。

"那好,索性就在這個問題上,問個清楚,起碼,我等之後也可安心的離開這個世界。"

"又或者說,若是將來我等有靈,尚且還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訴後代,告訴子孫。也告訴這八方世界裡千百萬來年的人們,我等的出現和存在。是有價值的。"

話落,螃蟹人看了一眼眾人,眾人也再次齊齊點頭。

一幫人排成一字,緩緩的來到了梁寒的身後。

此時的梁寒也剛剛將自己所記下的所有心法一一全部唸完。看到螃蟹人等一眾人到來,他苦笑一聲:"看來。你們也知道了。"

螃蟹人點點頭:"能到真神這個位置的,除了個彆的戰狂。又有誰冇點腦子呢?"

梁寒默聲,低頭苦笑。

是啊。誰說不是呢?!

接著,他緩緩抬頭。望向了一直在自己身邊的那人。

那人點點頭,接著。也將自己所瞭解的心法一點一點的背給了韓三千聽。

韓三千那邊雖然冇有任何的動靜,依然還是站在那裡閉著眼,像一尊站佛,但隨著那人將心法越說越多,韓三千身上的青光和付印消失了,轉而來的是韓三千身體表麵的一陣火紅之光,四條奇怪的付印也如同四條小龍一般,在他的胸膛之上,緩動遊走。

見到此狀,十人又互望一眼,露出笑容。

緊接著,螃蟹人走了上前,按照之前兩人的方法,一樣將一門心經念給了韓三千聽。

紅氣畢,小龍走,一絲金光開始籠罩韓三千,一尊大神之影也赫然出現在他的身後。

其後,十人微微齊身退了幾步,在梁寒的帶領下,十個人集體弓身,衝著韓三千的身軀恭敬的一個彎腰行禮後,彼此互望,化作一道光影緩緩遠去。

韓三千也在此時完成了第三套心法的所有運轉,感受到身上無人,睜眼之間,隻見那些光影已經距離自己極其之遠。

但有一個光點,卻從遠處疾速的朝著自己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