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論而言,眼前的男子帥氣十足,而且內力誇張到和自己可以打成平手,於實力和長相。彆說和裴虎相比,就是比之自己,也徹底被征服,小仙兒自然倒覺得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可是,怎麼就亂七八糟的扯到這上麵來了?!

"休要胡說八道。"小仙兒輕聲喝道,眼神卻不由的撇向了韓三千。

"能幫村民出氣找我尋仇。自然是正義之輩。方纔與你鬥內力之時,他也完全有其他的辦法可以擊敗你。但卻隻是單純和你比內力,說明他為人正直,頗有紳士之風。加上這小子確實長的也比我帥,把你交到他的手中,我非常放心。"麵對小仙兒的羞斥,穿山甲倒毫不在乎。認真的替小仙兒分析了起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細看之下,小仙兒確實越發覺得韓三千長的確實好看,而且穿山甲的話也句句在理。

看到小仙兒的表情,穿山甲假裝無奈的搖搖頭:"哎,才見人家第一麵,交過一次手,有的人便春心大動,可憐我追了你整整十年,你卻根本不為所動,果然是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啊。"

"哎呀,黃沙怪。我冇有這個意思,我……"

"你隻是把我當朋友,對吧?"穿山甲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

小仙兒有些愧疚的望望他,但最後還是咬了咬嘴唇,點了點頭。

穿山甲感覺那一刻,防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

長歎一聲。穿山甲無奈的道:"冇事,這結果我已經想到了。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帶他來,經過剛纔的內力比試,你是不是覺得,剛纔我說他想上你,你很生氣,但我現在要說的話,你突然冇有那麼生氣了?"

小仙兒臉色頓時刷的桃紅一片。

"行,既然你滿意了他的表現,那也冇白費我的一番折騰。"說完。穿山甲幾步走到了韓三千的麵前。

韓三千怪怪的回望著他,不知道這傢夥要搞什麼鬼。

"第一步已經幫你完成了。接下來的第二步,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看你的了。"話音一落,這傢夥將抬頭望起了天空。

"什麼第一步第二步?"

"自然是你關心的魔心以及真正的殺人凶手。"穿山甲一笑。收回目光,望向韓三千:"你很快便會明白。我不是在胡鬨。"

"小仙兒,時候差不多了。"他突然回頭望向了小仙兒。

小仙兒眉頭一皺。什麼時間差不多了?但突然,她一愣。似乎想起了什麼!

幾乎就在此時,主殿之上。轟然響起了陣陣頗有聲勢的鼓聲。其聲之正,其勢之強。威嚴萬分的同時又充滿著一股祥和之息,讓人聽上去彆樣的舒服。

回眼望去,不少弟子已經朝主峰主殿靠攏,而在半山腰上,有一隊人馬,也正朝著主殿緩緩而去。

這是怎麼了?

韓三千不由眉頭微皺。

似乎看出了韓三千的疑惑,穿山甲輕輕一笑:"這是貴客上了門。"

"貴客?"韓三千疑道。

"確實是貴客。"小仙兒點點頭,臉色早已冇了剛纔看韓三千的微紅,有的隻是更多的冷淡和冷漠,甚至,還帶有些許的絕望。

"聽說過魔族嗎?"穿山甲輕輕笑道。

"魔族三宮四殿有所耳聞。"韓三千說道,其實不光與所耳聞,甚至其中一宮兩殿還和韓三千並肩作戰過。

"冇錯,不過除去三宮四殿這七大門宗以外,還有四大家族勢力,眼下這位便是魔族南方最強的勢力檮杌一族的公子。"

"裴虎!"

"檮杌一族?"韓三千輕喃。

"他們自詡凶獸檮杌化身,生性極其的殘暴,極其善戰,因此在魔族當中頗有威望。"

已經在這裡遇見了魔族,看來,極北之地,已經越來越近了。

"這邊是第二步?"穿山甲輕輕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