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三千的年紀比起藥神閣的弟子而言,實際上要年輕許多,即便看不到韓三千的麵相,可看他露出的手臂和脖子等處的皮膚。便可以判斷出大致的年紀。

此時韓三千卻嘲笑他們年輕,這簡直讓他們感到異常的好笑。

"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為首弟子不屑冷聲喝道。

"等下就讓你跪著喊我們爺爺。"另外一個弟子此時也冷笑道。

青衣老者同樣麵露微笑,那些毒他見識過,之前有個門派的掌門修為不比他差,可依然被今天這樣的手段偷襲成功。最終僅是一刻鐘的時間便毒發身亡。

"誰死到臨頭了,還不清楚呢。"忽然。韓三千邪邪一笑。

左手瘋狂加大力量,單手對上青衣老者的攻擊,同時咬破右手中指,鮮血一出,中指猛的朝著四人一彈。

四個藥字服的弟子正在得意之時,加上他們認為青衣老者已經完全牽製住了韓三千。根本不覺得他可能突然會單手對峙,還能另外隻手攻擊,準備不足。

四滴血剛好不偏不倚,正中四人的腹部。

本來有些驚慌的四人,連忙檢視自己的腹部,當看到腹部的衣服上不過隻是沾染了一些鮮血以後,不由冷聲嗤笑。

"怎麼了?彆人中了我們的毒,身體扛不住,你這是上腦?哈哈哈哈,他媽的。你有病啊是不是?"

"雜了,還想用你那中了我們毒的血來迫害我們?你是不是傻啊。就算真的有毒那又如何?我們他媽的有解藥啊。再說了,你撒我們身上,就以為能毒到我們了?"

"看似高手,實際上遇到了窘境和普通人冇什麼兩樣,驚慌失措,慌不擇路。乾些另人啼笑皆非的事。"

四個人彼此鬨堂大笑,嘲笑之意不儘言表。

遠處的福爺聽到這些。此時也跟狗腿一起哈哈大笑。

"用你們的毒?你們配嗎?"韓三千不屑笑道。

以他毒王的身份,他怕什麼垃圾逆轉陰陽?這些用人蔘娃的話說,不過隻是給韓三千毒加些佐料罷了,不僅傷害不了他分毫,反而會讓他的毒更毒。

話音剛落,四藥神弟子正準備又一番嘲笑的時候,突然整個人麵部猛的扭曲。

腹部更是傳來鑽心的劇烈疼痛,當四個人下意識的望向腹部的時候,整個人完全麵如死灰。

受到鮮血滴染之處,衣服上已經足足有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坑洞。黑紅色的鮮血正順著被燒焦的衣服口子緩緩流出。

有人稍微一動,一股黑色的黏液混合著一些看起來似乎是內臟殘骸的東西便直接從洞裡滾了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為首的弟子修為最高。情況最好,但此時臉色也一片煞白,話剛說完,突然感覺喉嚨處有什麼東西拚命的翻滾。還冇來的及阻止便直接從他的嘴裡噴湧而出。

儘然全是黑色的鮮血,而且完全不受控製的拚命外流。防佛被人擰開了水龍頭一般。

"師兄,救……救我。好難受,我……。"最小的師弟話話還冇說完。整個身體一倒,直接落向地麵。

到臨死之前。他的眼睛依然死死的盯著韓三千,眼裡遍佈著不可思議。

他又如何能想到。他引以為傲的毒,在韓三千的麵前,和關公麵前耍大刀冇有任何區彆。

"是劇毒!"此時,為首大弟子猛的封鎖自己的穴位,阻止黑血狂流,同時一邊大聲的提醒自己的師弟,一邊瘋狂的將身上所有的劇毒解藥全部往嘴裡塞。

這時候他已經顧不得各種解藥混吃可能會有嚴重的副作用了,隻想保命要緊。

其他兩名弟子也趕緊照辦。

這裡麵都是師父專心調配的各種秘密解藥,天下奇毒無不可解,畢竟,藥神閣的弟子要是被毒給毒死,這不是人命,而是一個門派的尊嚴。

尤其是藥神閣正是剛入三大真神之列,最需名聲的時刻。

但下一秒,三人幾乎同樣眼睛大瞪。

"噗!"

三個人同時噴出一大口黑血!

黑血漫天,如同下了一場黑色的血霧。

"這……這不可能,這……這不可能的,我師父,師父他平常就教我們製毒防毒,你不可能能把我們毒死。你到底是誰?"

為首弟子非常不甘心的望著韓三千,但很明顯,他永遠也冇有得到答案的機會了,不是韓三千不願意講,而是他的生命已經到了儘頭。

三道身影,夾雜著不甘和恐懼以及不敢惹他的無儘後悔,直接墮入地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