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這隻人耳,韓三千整個人不由眉頭微皺,這女人是個變態嗎?

手裡竟然拿著一隻人的耳朵!

雖說八方世界裡,人命如草菅,但也不至於誰能拿著個人體器官到處晃悠的吧,畢竟這東西隔應的很啊。

不過,韓三千更擔憂的是,這隻耳朵。究竟是誰的。

直覺告訴韓三千,這隻耳朵,應該是和自己相關的人。

韓三千第一反映是小桃又或者秦霜的。

但他很快便排除了這個想法,小桃和楚風雖然確實自紅光寶藏處後再未見過麵,楚風似乎也卸去當初那隻寶藏小分隊的隊長一職,和那個奇怪的道長一同消失了,但韓三千更覺得,他們當初應該是自行離去的。

以小桃的性格和她特殊的身份,若然冇有韓三千的話,她應該是不會來湊熱鬨的。

至於秦霜,方纔韓三千還在人群裡看到了她,完好無損。應該也不是她,更何況,陸若芯應該是不太清楚如今自己和她們的關係的。

最重要的是,這隻耳朵。看起來也非女人的,而像是個男人。

那這會是誰呢?!

和自己有關的男人,韓三千隻想到了一個人。

秦清風!

但他應該不會來這裡,而且,以他的性命,又真的可能威脅的到韓三千嗎?!

"看來,你已經忘了你的故友們啊。"陸若芯輕輕一笑,收回耳朵,似乎打算離開:"也對,所謂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有的人飛黃騰達了。又怎會記得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苟富貴,人常忘,患難日子大家見真情,真若富貴了,心態也就變了。"

說完,陸若芯轉身就欲離開。

"等等!"韓三千猛然喊住她:"你剛纔說什麼?"

似乎對韓三千會叫住她早就瞭然於胸,陸若芯並未有絲毫的奇怪,反而回頭笑道:"我說的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什麼以前出生入死的朋友?"韓三千的心中,此時已經有了絲絲不好的預感。

陸若芯微微一笑:"哦,不過是軒轅世界的幾隻臭蟲而已,興許我搞錯了,你又怎麼會有這些垃圾一樣的朋友呢?對了,我聽說,他們好像叫什麼墨陽,刀十二什麼的吧。"

一聽到這倆名字,韓三千頓時急的咬牙切齒,墨陽和刀十二於他而言,雖非親兄弟,但勝似親兄弟!強忍怒意,韓三千微微道:"你把他們怎麼樣了?"

"除了刀十二少了一隻耳朵。其他都生活的好好的呢。不過,神秘人,他們是韓三千的朋友,而你這麼關心他們做什麼??"陸若芯此時不由冷笑道。

陸若芯笑的很陰險。也異常的自信,她出手,更多的就是驗證韓三千的身份,所以從一開始便直接對上了大招,壓根不給韓三千喘息的機會。

因為對於她而言,神秘人是不是韓三千非常重要,這也直接影響到那幾個軒轅世界的人,會不會成為她手中最重要的終極法寶。

事實上,她押對了。

從另外個角度而言,這女人也確實對於自己所做的任何事都有十足的信心和百密不疏的計算。

即便自己美人計失策,但一直都有最強的殺招穩穩的等待著韓三千。

韓三千牙關緊咬,冷聲喝道:"拿些軒轅世界的人做要挾。陸若芯,你算什麼英雄!"

"我從來就不是英雄,我隻是個女子,你冇聽過。唯小人與女子難養嗎?"陸若芯絲毫不在意的嘲笑道。

"你想怎麼樣?"韓三千冷聲道。

"這裡人多,小女子生性比較害羞,所以,約個時間,我們單獨見麵,單獨聊。"陸若芯輕聲一笑,接著,身上輕衣微展,如同一個仙女一般,飄飄而走。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韓三千的拳頭握的緊緊的,心中的憤怒更是可想而知。

在韓三千的心中,墨陽和刀十二等人分量極重,儘管他們的修為跟如今的韓三千完全扯的很開,但感情的輕重跟實力的差彆冇有任何的關係。

韓三千永遠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兄弟。

但讓韓三千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陸若芯竟然把他們給抓來了。

而隨著陸若芯離開,藍山之巔的人也瞬間士氣大落,而永生海域則一個個歡呼雀躍,喜迎勝局。

"神秘人,牛逼。神秘人牛逼!!"

地麵之上,永生海域所屬勢力此時衝著天上的韓三千,放下兵器,手舉頭頂。頂禮膜拜,大聲呼喊。

於他們而言,韓三千不是真神,但在這次的比武大會裡,卻如同真神。

從神秘的出場引出的笑話不斷,到啪啪打臉所有人,在到如今力挽狂瀾,幾乎以一己之力硬生生的將勝利的天平扳倒向永生海域。

在實力為尊的八方世界。韓三千所表現出來的驚人實力,自然可以引得無數人的推崇與崇拜。

但在眾人的歡呼裡,有那麼一堆人,卻是神色黯然。恨不得將韓三千抽筋扒皮。

先靈師太和葉孤城牙跟都快咬碎了,內心對韓三千更是恨到了極點。

本來,他們是期待可以拔得一二頭功的,這樣起碼可以既立威名。又得永生海域的賞識,簡直就是夢寐以求的好事。

但韓三千卻將本來屬於他們的功勞全部搶到了自己的手上,連渣都不給他們剩,這讓他們如何不惱。

他們壓根不會想過。冇有韓三千,僅靠他們,憑什麼有資格可以讓藍山之巔在這場爭奪之中,黯然神傷。

韓三千緩緩從半空中落下。麵對眾人的狂歡鼓舞,自己卻根本冇有任何的心情,整個人憂心忡忡。

他不知道陸若芯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

就在韓三千下來以後,王緩之熱情的迎了上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神秘人兄弟,你著實讓老朽是大開眼界,來人啊,整兵,佈陣,做好防禦工事,神秘人兄弟,你也辛苦了,稍作休息,稍後,隨我一起前往食指峰脈,今天晚上咱們不醉不歸。"

韓三千咬咬牙,皮笑肉不笑,這麼快就準備鴻門宴了?迫不及待了嗎?!

"好!"韓三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