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

"這是什麼?"

"那個傢夥……"

當被巨浪吹襲,所有人忽然感到一股極強的壓力陡然襲來,因為隔的近,有的人甚至覺得這些壓力,比半空之上的那些真神還要恐怖。

那是一種壓抑無比的感覺,防佛有人勒住你的脖子。讓你根本連喘息都極其困難一般。

修為高一些的人,也頓感壓力巨大,鬥大無比的汗珠順著額頭不斷掉落。

順著壓力望去,一幫人瞠目結舌。

此時的韓三千,如同一尊天神,閃耀著金光,更有紅火與紫電相伴,更可怕的是,韓三千的周圍。風走雲吼,地麵上更是飛沙走石,一串金色的文字更是圍繞著他的身體。緩緩流轉。

"這就是真神的力量嗎?"有人顫顫巍巍的說道,眼裡滿滿都是恐懼。

其他人同樣啞言失色,被這股力量震驚不已。

"我草,太猛了,太猛了,老子愛死你了,老子好想喝你的血啊,趁著現在,把神之心給吞了啊。"人蔘娃在韓三千的懷裡急聲吼道。

韓三千笑笑。雙手猛的一縮,天火與月輪同時收緊,並以八卦姿態互存互斥,緊接著,玉劍在韓三千的麵前瘋狂旋轉。

韓三千彎腰,雙手呈拉攻狀,頓時間,左臂金光猛的化形為弓,右臂金光化身彎曲之弦,玉劍跳躍至韓三千麵前,乖乖一縮,化成箭矢,天火月輪也猛然各自貼於劍身兩刃。

"給我破!!!"

刷!!!

一劍向天,天火月輪加持,帶著一個金色的巨芒猛然朝著陸若軒四道軒轅劍所形成的巨大金色光圈襲去。

所過一路。無人不被這股金色之光的餘波震的身形不穩。

砰!

一聲巨響,兩股能量猛然相遇。

陸若芯麵色如沉,稍微一用力。直接無視已經弱成渣的王緩之的能量,轉而全力對上韓三千的金色光圈。

兩芒徹底的完全相遇,玉劍頂著接近半邊天的金色弧度猛然停滯。

兩芒交輝出,一時間餘光盪漾,更是綻放奪目的炫光。

"猛,猛,猛啊!"不知道誰喊了一聲。

下一秒,半空之中突然嗡的一聲巨響。

玉劍所帶的金色光芒突然從靜止不動,猛的一個衝刺。

砰!

又是一聲巨響。看起來勢均力敵的兩道光圈,卻在此時忽然被玉劍攻破。

轟!!!

陸若芯所持光圈猛然消逝,陸若芯四道身影更是同時微微一顫。緊接著,四道真身瞬間消失不見,而在本來的四道真身位置後方大約十幾米處,陸若芯強咬嘴唇,提著軒轅劍的左手微微靠在背後。

一滴滴鮮血,順著手臂一路流到劍身上。

陸若芯的身後,韓三千的光圈如同洪水一般,以摧枯拉朽之勢,轟然襲去,那些永生海域和藍山之巔趕過來纏鬥在一起的精銳,此時全如洪水之下的枯木,一個個被光圈衝的人仰馬翻,慘叫連連。

更有不少人直接被淩空抬起,徑直順著光圈衝過來的方向,蕩飛數百米。當場氣絕身亡。

光圈消失,陸若芯身後方圓百米內,竟然再無活口。隻剩滿地風捲雲殘後的一地狼籍!

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根本就無法合上,甚至在短時間內忘記了呼吸,一個個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幕。

震撼,已經不足以形容他們此時的心情了。

"這……這也太恐怖了吧?"

"軒轅劍都給破了,這他麼的根本就不是人乾的出來的啊。"

"那麼多永生海域和藍山之巔的精銳。竟然在他一招之下,直接秒殺。"

所有人麵色蒼白,顯然還未從這驚世一擊當中驚醒過來。

王緩之夥同其他幾位高手。一樣目瞪口呆,隻是與普通人不同的是,他們震驚的眼神中。還參雜著貪婪,尤其是王緩之,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的難以掩飾自己心中的**。

甚至此時的他。已然幻想天空中的韓三千已然是自己。

而那時候的自己,將是何其的威風,就如同現在的韓三千一樣。到時候勢必萬人朝拜,一戰驚天下。

陸若芯狠狠的盯著就在自己麵前的韓三千,兩人淩空對立。與半空中的兩位真神相映襯,一時間頗有種大王小王的感覺。

半空之上,紫光雷電的身影猛然有些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方纔的混亂局麵裡,雖然真神遺誌不在他方,但他卻相比永生海域的那位更加的沉著淡定,那是因為他相信自己陸家的人。

更相信陸若芯這位手持軒轅劍的後輩。

但現在,一切卻完全的出乎他的意料,就在此時,對麵黑雲裡,傳來了陣陣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