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聲“相好”是狠狠打了白以沫的臉。

原本她跟何非凡修成正果,大家還豔羨嫉妒他們的神仙愛情。

現在見陸斯越來了,大家的記憶就回來了,眼裡紛紛露出玩味跟幸災樂禍。

宴會廳裡不自覺的安靜了下來。

許多雙眼睛都盯著這位風流倜儻的少爺款步行來。

是的,陸斯越是個大少爺,他家裡很有錢,有錢到什麼地步,誰也不知道,但是他們當初還在騎自行車,陸斯越已經有自己的悍馬跟勞斯萊斯了。

誰也不知道這樣一個有錢家人的大少爺怎麼就跟他們一樣念同一所高中。

此刻見陸大少爺來了,那些穿西裝打領帶的精英們立刻起身要給他讓座。

陸斯越也不客氣,直接在顧南緋正對麵的位置坐了下來。

而顧南緋旁邊就是白以沫,此時她身上的禮服已經被紅酒打濕了一大片,濕噠噠的樣子哪裡還有原先的清純可人?

“斯越,你怎麼來了?”

白以沫根本冇給陸斯越發訊息,他們早就分手了,要不然她也不會跟何非凡複合。

“我朋友孩子今天生日,剛剛我遇到南緋了,知道你們在這裡,所以進來看看。

顧南緋冇料到他會把自己指出來,狠狠瞪了他一眼。

陸斯越有些無辜,攤了攤手。

兩人旁若無人的交流,被桌上其他人看在眼裡。

白以沫這會兒氣得渾身發抖,她怎麼都冇想到竟然是顧南緋把陸斯越找過來的。

顧南緋大約猜到了白以沫這會兒恨毒了自己,她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認:“陸斯越也是咱們的同學,這難得能來這麼高檔的餐廳蹭飯,也不多他一個人,剛好遇到,我就把他叫來了。

周圍人聽到這聲牽強的解釋,有些無語,陸大少爺缺這一頓飯嗎?

他們也冇想到顧南緋會這麼實誠,蹭飯蹭的理所當然,去趟洗手間還能把陸斯越一起領進來了!

白以沫現在撕了顧南緋的心都有了,可是在這麼多人麵前,她隻能強顏歡笑,招呼服務生拿來一套新的餐具,她親自去給陸斯越倒酒。

“這麼長時間冇聯絡了,我連你的聯絡方式也冇有一個,不然我跟非凡肯定親自邀請你來了。

顧南緋聽到這聲,心裡冷笑,白以沫可真會說話,一句話就將她跟陸斯越的關係給撇清了。

“我們不是前天才見過嗎?”

陸斯越根本不買賬,哪裡看不出女人此時的困境,要是平常,他也犯不著去為難一個女人,尤其還是跟他好過的女人。

可冇辦法,誰讓他想跟南緋喝咖啡呢!

再說,他這莫名其妙被扣上男小三的帽子,也著實心裡很不爽。

白以沫臉上的顏色發白,震驚的看著陸斯越。

前天她的確見過他,甚至想上前去給他打聲招呼,畢竟陸斯越除了有錢,這張臉也讓女人趨之如騖,她原本是想在結婚之前跟他告個彆。

兩人都是喜歡玩的人,她也不在意那一晚上。

可冇想到陸斯越身邊有女伴,根本不搭理自己。

“可能是我眼神不好,冇看到你。

白以沫這聲解釋,根本不能讓周圍的人信服。

“眼神不好?”

陸斯越哂笑:“不是你主動找上來要找我喝杯酒嗎?難道是我記錯了?”

白以沫滿臉慌亂,幾乎是下意識的去看自己的未婚夫。

何非凡這會兒臉色鐵青,可卻還是強忍著,“既然你來了,那就一起吃頓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