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某棟窗明幾淨的會議室裡。

長長的會議桌前段,男人正垂首聽著下麵的人彙報工作,突然一陣手機震動的聲音響起。

原本噤若寒蟬的會議室都用一股訝異的視線看向聲音來源處。

許牧趕忙從衣服裡拿出手機,正要把電話掐斷,可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他要掐斷電話的手指頓住,壓低聲音道:“三爺,是顧小姐打來的電話。

一直冇有任何反應,臉上除了冷漠還是冷漠的男人終於掀起了眼皮。

許牧把手機遞了過去。

秦宴隻是低眸看了一眼,淡漠的道:“我很忙。

許牧正要掐電話,男人又開口:“你出去接。

“哦,好。

許牧趕忙拿著手機,在一眾人的注視下走出了會議室。

把門帶上後,他按了接聽,將手機放在了耳邊,“顧小姐?”

“麻煩你讓秦宴接個電話,我有事情找他。

“三爺他很忙,現在冇時間......”

顧南緋聽出了對方的迴避之意,她心裡一把火燒起:“那他什麼時候有時間?我等他有時間再給他打電話。

“三爺怕是......這幾天都冇時間......”

“你不如直接說他是不想見我。

許牧到底是做特助的,應付人很有一套,“等三爺有時間了,我再通知顧小姐。

顧南緋沉默了一會,直接把電話掐斷了。

......

會議開完後,男人走出來,冇有任何詢問關於電話的事情。

許牧跟著老闆回到辦公室,猶豫了一會,還是試探的提了一下:“顧小姐好像有很著急的事情,三爺,您要不要給顧小姐回個電話?”

許牧自從之前註冊了微博後,娛樂圈現在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他都能立刻知曉。

他自然也知道顧小姐“吸毒”一事。

想也想的到,顧小姐如今找三爺,應該也是為了這個事情。

這做明星的隻要沾上毒,解決的不好,那以後就是徹底翻不了身了。

許牧覺得三爺好像還是在意顧小姐的,所以現在應該是一個表現的好機會。

“你很閒?”

“......額?”

許牧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男人抬起眸,深沉冷漠:“出去!”

“哦,好。

許牧立刻轉過身。

走過辦公室後才發現自己後背都是冷汗。

三爺這是生氣了?

是怪他不該提起顧小姐?

那三爺這是在意......還是不在意顧小姐呢?

這要說不在意,那天晚上怎麼一聽顧小姐去四樓了,就忙不迭的趕下去了,可要是在意,為什麼現在不肯接顧小姐的電話?

想來想去,他也摸不清老闆到底是什麼意思。

算了,還是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