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公司還有點事情。”

秦宴將煙撚了,拿起床頭櫃上的車鑰匙抬腳就往外走。

“阿宴......”

蕭沐晚追下了樓,隻看到男人頭也不回離去的背影。

蔣麗心看著女兒臉上的落寞跟難過,她心裡歎了口氣,起身走過去:“沐晚,我們回家吧。”

“媽......”

“聽話,這做女孩子的要矜持,上趕著往上貼,男人就不當回事了,你明白嗎?”

蕭沐晚咬著唇,遲疑了一會,輕輕點頭。

......

每天劇組收工後,顧南緋都會去醫院陪伴母親。

母親一天比一天醒來的時間長,身上的外傷都慢慢好了,但是依舊記不起來以前的事情。

醫生說這是神經中樞受到損傷,一時半會好不了,等身體恢複好了以後可以慢慢刺激,還是有記起的可能的。

萬幸的是,已經冇有生命危險了,讓顧南緋不用再擔心,等再住一段時間看看,如果身體恢複的好,就可以出院了。

顧南緋聽完後,點點頭:“劉醫生,謝謝你。”

等醫生走後,她轉身回到病房,母親將一塊切好的蘋果遞給她:“南......緋......吃。”

看著母親笑的跟個孩子一樣,顧南緋鼻間酸澀,接過蘋果咬了一口,“真甜。”

周韻笑了,點點頭:“真......甜。”

呂阿姨見南緋眼睛紅了,有點擔心:“劉醫生怎麼說?”

“劉醫生說再觀察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

“這不是好事嗎?”

“我還是有點放心不下。”

“你這孩子......”

呂阿姨跟周韻差不多的年紀,在醫院照顧這麼長時間,跟這對母女朝夕相處也有了點感情,見南緋一個人孤孤單單,每天早上出去上班晚上還得回到這裡守夜。

自己也是有女兒的人。

她有點心疼,“這俗話說否極泰來,你跟你媽這段日子熬過去了,以後肯定都是好運氣!”

頓了頓,她又笑著道:“你不是說你們那部戲快殺青了嗎?等播的時候我一定會給你捧場,我相信以你的條件以後肯定會大紅大紫,等你賺錢了就好好孝順你的母親,以後的日子肯定會越過越好的。”

顧南緋知道對方是好心,她點點頭:“如果真像呂阿姨你說的,我就請呂阿姨吃飯。”

“那我要去那最貴的什麼......米其林吃一頓,你到時可不能反悔啊!”

“不會。”

顧南緋跟呂阿姨一邊聊天一邊給母親洗了個頭髮,然後去洗手間找到吹風,剛把吹風打開,擱在櫃子上的手機響了。

顧南緋將吹風關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陸斯越打來的電話。

她接了:“斯越,有事嗎?”

“你能幫我一個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