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讓陸斯越將車停在了濱江公寓小區門口,外麵的雨依舊還在下,而且下的絲毫冇有停的趨勢。

保安不肯放行。

顧南緋解開安全帶正要下車,男人將傘遞了過去。

“不用了,你留著吧,我回去洗個澡就行了。

話音一落,她就推開車門打算下車。

旁邊也傳來開車門的聲音,顧南緋轉頭看過去,就見陸斯越已經下車撐了傘,繞過車頭走到了她跟前。

“我送你。

顧南緋仰頭看著傘下的男人,嘴角動了動,想說什麼,最後隻能道一聲“謝謝”。

她從車上下來,到了傘下,把車門關上後,兩個人並肩走進了小區。

秦宴看著他們進去的背影,俊美的臉上尤為麵無表情,可身上隱隱散發出暗黑的戾氣,讓許牧繃緊了身子,一動不敢動。

陸斯越將顧南緋送到了她的公寓樓下。

顧南緋轉過身道:“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你早點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陸斯越看著她拘謹的樣子,笑了一聲:“我以為你會請我上去喝杯茶。

顧南緋臉上的神色滯了一下,嘴角動了動:“現在時間很晚了。

要是母親在家裡,顧南緋應該會請他上去坐一下,就算禮貌性的也會問一問,可是,現在母親在醫院,她一個人女孩子帶一個異性回家,還是大晚上的,多多少少有點不方便。

雖然她知道,他不會做出傷害她的事情。

“的確很晚了,那我走了,你早點休息。

話音一落,男人身形一轉,重新步入了雨幕中。

顧南緋看著他的身影消失,這才進去摁電梯。

回到家後,她便扔下手裡的包,直接走進浴室,將一身衣物剝光扔在旁邊,打開花灑,任由溫熱的水流驅散身上的涼意。

她本來打算去醫院的,呂阿姨讓她明天再去,她明天要去給小女兒開家長會,白天不能守在那裡,讓顧南緋過去幫忙替一下。

她今天晚上守就當抵了工時。

顧南緋答應了,如果明天下雨劇組應該在室內拍攝,她剩餘的戲份都是戲外的,就不用去了。

如果明天放晴了,她就跟劇組請個假好了。

一邊想著事情,顧南緋這個澡洗的時間就有點長了,洗完後,她裹著浴巾出來,擦頭髮,吹頭髮,換上乾淨的睡衣。

拿手機看了一眼時間,陸斯越應該已經到家了吧。

她想了一下,本想打個電話,可萬一他還在路上,這種天接電話容易出事。

她便發了一條簡訊過去。

【到家了嗎?】

那頭立刻回了簡訊。

【嗯】

看到這個字,顧南緋將手機放下,開始護膚,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後,依舊冇有睡意,她便在手機上找了一部電影看。

......

樓下,陸斯越拿著手機,見冇有訊息回覆了,他便把手機塞進了口袋,摸出香菸跟打火機,又點燃了一支菸。

一根接著一根,直到十二點過了。

這個時候雨也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