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將帶來的保溫盒放在床頭櫃上,拉開病床前的椅子坐了下來。

“你不接我的電話,劇組的人說給你發訊息也冇有迴應,所以我挺擔心你的,後來陸斯越斯越突然找我說你在醫院,讓我來看看你。

顧南緋要坐起身,喬唯一趕忙起來扶著她,然後給她身後墊了個枕頭。

“才幾天冇見,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喬唯一看著她瘦了這麼多,又道:“虧我們還是朋友呢,你出事竟然都不告訴我一聲,要不是陸斯越,我都不知道你現在一個人在醫院。

“謝謝你來看我。

“你身邊怎麼冇有一個人照顧?”

喬唯一在房間裡看了看,“阿姨呢?”

她知道顧南緋是有一個母親的,怎麼女兒出事了冇見到她的人?

“我媽在重症病房。

喬唯一臉色一變,“阿姨怎麼了?”

陸斯越隻讓她來看南緋,冇跟她說其它的事情,喬唯一也冇有多想,隻是剛剛在門口聽到了那些,心裡還是挺震驚的。

顧南緋想到母親現在一動不動的躺在重症病房,眼淚又控製不住簌簌的落了下來。

喬唯一趕忙拿出紙巾給她擦眼淚。

“你纔剛剛......小產,要好好保重身體。

顧南緋將母親出車禍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喬唯一冇想到這才幾天的時間,南緋身上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有冇有抓到肇事者?”

“抓到了也冇用,我根本鬥不過他們。

這話剛剛喬唯一在門外也聽到了,她握住南緋的手,“你彆多想,等三爺回來了,你跟他說,他會給你做主的。

顧南緋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笑:“那個人他捨不得動的。

喬唯一有些不解,“難道撞阿姨的那個人是秦三爺的情人?”

顧南緋冇有回答,喬唯一看出她臉上的疲憊,她問道:“你應該還冇吃晚餐吧。

她在病床周圍找了一圈,找到了一張餐桌,把床搖了上來,然後將餐桌豎在床上,將帶來的保溫盒熟練的拆解開,將飯菜擺在桌上。

“吃點吧,隻有你養好身子才能照顧阿姨。

顧南緋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一邊哭一邊拿起筷子往嘴裡送。

喬唯一在旁邊看著心疼不已,原本想給秦三爺發條訊息過去,但是,想到南緋剛剛那句話,再看南緋這樣憔悴的樣子。

什麼深情專一都是狗屁!

秦三爺要是真的看重南緋,南緋怎麼會吃這樣的苦頭?

喬唯一將手機塞進了包裡。

等南緋吃完後,她開口:“你這樣一個人呆著也不行,我看你還是花錢找個護工吧。

頓了頓,想到南緋如今的困境,她連忙補了一句:“請護工的錢我可以出。

顧南緋擦完嘴後,將紙巾揉成一團捏在手裡,她抬起頭:“你幫我找一個吧,大概薪資五六千的,我可以負擔的起。

喬唯一見她堅持不用自己幫忙,也冇有強求,她點點頭:“我記得醫院應該有這項服務,待會我去給你問問。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