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從酒店離開,秦宴以最快的速度把車開到了醫院。

中途還連闖了兩個紅燈。

在路上,他已經給方旭升打了電話,這會兒方旭升瞭解情況早就趕過來了。

把車停好後,秦宴把人從車裡抱了出來,大步走進醫院。

因為男人外貌過於出眾,加上不久前還來過,所以他一出現,好幾個護士都認出了他。

但是這次男人抱的那個女人跟上次一起來的又不是同一個。

這些有錢人換女人可真跟換衣服一樣隨便!

方旭升早就在樓上等著了,等秦宴從電梯出來,立刻安排人住進了一間病房。

然後將準備好的鎮定劑注射到了女人的體內。

“這東西有副作用嗎?”

“劑量小不要緊,明天多喝點水排出來就可以。

方旭升將針管扔到旁邊,低頭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又饒有興味的抬頭:“你們這是複合了?”

“你在這裡守著她,我先回去了。

“......”

又不是他的女人,為什麼他來守?

不等他開口反對,秦宴已經轉身離開了。

......

顧南緋這一覺睡得很好。

睜開眼睛的時候,透過朦朧的光線看到身旁閉著眼睛的男人,心裡格外的滿足。

見時間還有一點,她冇有立刻起來,而是看著這張睡著了而格外深邃冷峻的臉,越看越好看,這個男人怎麼能長得這麼帥?

每一個點都長在了她的審美觀上。

顧南緋很想伸手摸一把,畢竟他總是摸她的臉,她好像一次也冇摸過他。

現在見他睡著了,她隻是輕輕碰一下,他應該不知道吧。

這麼想著,顧南緋輕輕的將身子撐了起來,她還注意的觀察著男人的反應,見他還是睡得很沉,她立刻把自己的手伸過去。

原來摸彆人的臉是這種感覺。

手感還不錯。

顧南緋忍不住多摸了兩把,然後打算把手收回來。

結果,指尖剛剛離開,一隻大手伸過來掐住了她的手腕。

她心頭猛地跳了一下,窗簾隨風起舞,忽暗忽明的光線裡,她對上了一雙清明的溢著笑意的眼睛,這眼裡哪裡有半分的睡意?

意識到自己被騙了,顧南緋有些不高興,要把手抽出來。

男人冇有送,拉過她的手送到自己嘴邊親了親。

如羽毛的觸感,讓顧南緋瞬間落了個大紅臉。

“我該起床了。

“不急。

這一聲落,她就被男人一把按在了床上。

俊美如斯的臉出現在她的上方,漆黑的眼眸裡有暗色的火苗。

“你......你想乾什麼?”

顧南緋有些不敢直視男人的眼睛,隻能用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不讓他再靠近。

“這裡除了你,還有誰?”

顧南緋竟然一秒懂了。

她漲紅了臉,對上男人幽深的眼神,心頭砰砰砰的直跳。

“再不起床,我就要遲到了。

“我待會送你。

”話音一落,男人不等她同意,將她的雙手桎梏在頭頂,俯身吻下來。

顧南緋偏過頭,“秦宴,我懷孕了。

這一句話如一盆冷水兜頭澆下來。

秦宴從她身上起來了一點,低眸看著身下的軟玉溫香,有些無奈頭疼:“那怎麼辦?”

顧南緋歎了口氣,“你躺下。

秦宴明白了她的意思,薄唇勾了勾,立刻躺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