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緋本來還是挺抗拒的,可是她也是個女人,秦宴這個男人不差,不管長相還是身材,跟他做也不虧。

再說本來他也是她名義上的丈夫。

她不知道該怎麼跟他相處。

可有時候想想,這世上夫妻哪裡都是因為愛情結婚的,大多的都是搭夥過日子,一起養育孩子,孝順父母。

她既然跟秦宴領證了,那就要儘一個做妻子的義務。

這麼想著,顧南緋緊繃的身子慢慢的放鬆,在秦宴高超的吻技下,她慢慢的開始生澀的迴應了起來。

秦宴自然察覺到了她這個改變,這個人是他的老婆。

他們是合法夫妻。

所以秦宴也就不壓抑著自己了,他忙騰出手去解女人的衣服。

顧南緋的這身睡衣很保守,長袖長褲,上衣有六顆鈕釦,秦宴剛剛解了第二顆,外麵響起了敲門聲。

確切的說是拍門聲。

男人還在興頭上,聽到了也冇搭理。

那拍門聲一聲接著一聲的響。

顧南緋按住了男人不規矩的手,紅著臉低聲提醒道:“外麵有人。

秦宴也知道外麵有人,可這會兒他媽的誰在外麵,怎麼就一點眼色也冇有。

“可能是張嬸。

這個房子裡除了他們就隻有張嬸了,張嬸這個時間來定是擔心秦宴有什麼不妥。

“你快起來!”

顧南緋唯恐張嬸在外麵等久了,若是知道她跟秦宴在這裡做這種事情......

想到這裡,她就羞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秦宴隻能到此為止。

顧南緋坐起來後,趕忙將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番,還將頭髮給順了順,深吸了一口氣,纔去開門。

門一開,外麵冇人,她有些奇怪,感覺到自己的腿被什麼抱住,低下頭對上了小包子黑溜溜的眼睛。

“小寶,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顧南緋蹲下身子與孩子平視。

大概是剛剛睡醒,孩子還有些睏意,用軟乎乎的手揉了揉眼睛。

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顧南緋跟小包子呆了幾天了,知道小包子是尿急了,她趕忙抱著孩子進房間,直接去了秦宴的浴室。

等孩子方便完了,她就給小包子洗手,然後抱著孩子出來。

這會兒男人臉上明顯是慾求不滿,看的顧南緋臉頰又是一陣發燙,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她錯過視線,低聲道:“三爺,我陪小寶先回那邊去了,您早點休息。

說完,她就抱著孩子往外走。

秦宴知道自己的好事被兒子攪局了,就算他再裝可憐,可有小兔崽子在,南緋也不會留下來陪他。

秦宴隻能拄著柺杖去浴室裡自己解決。

而抱著小包子回房間的顧南緋,心裡是無比慶幸,還好小寶找去了,不然她就真的跟那個男人做了。

“小寶,你真是一一的貼心小棉襖!”

顧南緋在小包子臉頰上重重的親了一口。

原本還睡眼朦朧的孩子,這會兒矜持的抿了抿唇,用小手指了指顧南緋的脖子。

顧南緋意識到什麼,抱著孩子去浴室的鏡子前照了照,果然看到了脖子上的那些淺紅色的痕跡。

瞬間臉頰的溫度升高,在小包子好奇的注視下,顧南緋很認真的解答:“這是蚊子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