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期六這天。

周韻早早的起來去了菜市場。

顧南緋本想週末睡個好覺,被周韻叫了起來。

“南緋,這都幾點了,你怎麼還睡?趕緊起來!”

顧南緋揉著眼睛,拿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又倒了回去。

“還不到十點,讓我再眯一會。

周韻直接去把女兒的被子掀了。

“你不是說秦宴今天要來嗎?”

“他是今天來,可他不會來這麼早,媽,我冷,你把被子還給我。

顧南緋眼睛還閉著,用手去拉被子。

看著女兒這睡得迷糊的樣子,周韻本想讓女兒繼續再睡一會,這時,樓下有人按門鈴。

“不會是秦宴來了吧?”

“他不會來這麼早的。

見女兒這麼篤定,周韻心裡納悶,不是秦宴那還能是誰?

她下樓去開門。

門一打開,她就看到了門口站著一個滿身清貴的男人,不是秦宴又是誰?

他身後還站著一個人,上次也見過。

雖然都見過了,可週韻心裡依舊有些說不出的緊張,結結巴巴道:“怎麼這麼早......”

話剛一脫口,她就反應過來這話不該說,“那個......你先請進。

周韻立刻讓開了路,等秦宴進門後,她道:“南緋那個丫頭還在睡覺,我現在去叫她。

“媽,不用了,讓她多睡一會吧。

聽到這一聲媽,周韻愣了一下,腳步頓住了,轉頭看女婿,又看向他的腿。

“你的腿好了?”

“嗯。

周韻神色有些複雜,指了指沙發,“去那坐吧。

秦宴過去坐下。

許牧將帶來的禮物放在了茶幾上就出去了。

周韻從廚房裡端了茶出來,看了那幾個包裝精美的禮盒,責怪道:“南緋那丫頭冇跟你說,讓你少破費嗎?”

“冇花幾個錢。

周韻有些牌子都是認識的,之前人家也送過東西來,那些東西她專門在網上搜過了,都不便宜,所以一直冇用,放在房間裡儲存著,本來想如果南緋跟人家離婚了,把那些東西退回去的。

不曾想,南緋竟然懷孕了。

如果不是南緋懷孕了,周韻不會接納秦宴這樣的有錢人做女婿。

將茶放在對方手邊,周韻又去拿了瓜子跟糖,還切了一盤西瓜出來。

“媽,這些都夠吃了。

周韻對女婿的自來熟還有點不適應,畢竟她聽說這個男人都三十歲了,她是二十歲生下南緋,所以從年紀上說,她比女婿就大了個十二歲。

“那個,你......”

“媽,你把我的衣服放在哪了?”

顧南緋樓上探頭往下喊,猝不及防對上了一雙漆黑深邃,含著笑意的眼睛。

她滯了一下,好幾秒才反應過來,立刻將腦袋縮了回去。

秦宴捕捉到妻子的慌張,薄唇不著痕跡的彎了一下。

周韻有些不大好意思,“這丫頭被我慣壞了,加上她這幾天工作也很累,每天都起的很早,今天也是難得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