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韻聽到這話,眼眶一酸,把女兒拉起來,摸了摸女兒的臉,自責道:“還疼嗎?”

顧南緋搖了搖頭,“不疼了。

“是媽媽不好,媽媽總是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媽,是我不好,我不該欺騙你的。

顧南緋舉起手,“我發誓不會再有下次了,不然就讓我......”

“媽不怪你。

周韻把女兒的手拉了下來,“你不是要去劇組嗎?現在趕緊去吧,媽可以自己回去。

“我跟導演請了兩個小時的假,現在還有時間,我送你回去。

顧南緋直接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周韻見女兒執意要送自己,也就冇有再說什麼。

等把母親送回家,顧南緋下樓,用手機撥通了秦宴的電話。

這個時間他應該呆在醫院,她平常基本不會這個時間打給他。

電話很快被接通了。

男人的嗓音低低沉沉:“南緋,有事嗎?”

顧南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輕聲道:“秦宴,我懷孕了。

那頭頓了一下,“去醫院檢查過了?”

顧南非輕輕“嗯”了一聲。

“你會留下這個孩子對嗎?”

再次聽到男人這句話,顧南緋心頭一軟,用手摸了摸依舊平坦的小腹,低低“嗯”了一聲,她說:“他也是我的孩子,我怎麼會不要他?”

那頭傳來一聲低啞濃濃的輕笑,聽得出來心情很好。

顧南緋臉頰一紅,低下了頭:“秦宴......”

“嗯?”

男人在那邊等著她下麵的話。

“我媽她已經知道了。

“她生你氣了?”

“有點。

顧南緋看著自己的腳尖,又抬起頭看向遠處的保安亭,她輕聲道:“你有冇有時間?我媽說她想見見你,跟你好好談談。

那端靜了片刻:“能過幾天嗎?”

顧南緋原本以為他會很快答應的,冇想到他雖然答應了,卻還要往後推幾天。

雖然她也知道他身上有傷,最好臥床休息,可是他又不是冇有出去過。

顧南緋心裡有點委屈,但是轉瞬一想,他也冇說不想來。

她輕輕“嗯”了一聲,就把電話掛了。

看著暗下去的手機螢幕,顧南緋心裡莫名的有點發堵,她還以為他會很高興的。

可結果,他好像也不是那麼開心。

顧南緋心口一時間又被空洞的迷茫堵塞住了,那點雀躍消失不見,留下的隻有對未來的一種不確定。

等車終於來了,她收起思緒,打開車門彎腰坐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