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推開隔間的門上了個廁所,正要出去的時候,外麵傳來了說話聲。

“哎,你說她怎麼又回來了?”

“人家有後台唄,你要是有後台,你也可以演姚小蝶。

“不是說那個是她的男朋友嗎?”

“男朋友?這你也相信?說那個男人冇錢冇勢我肯定是不信的,熱搜降的那麼快,傻子都知道有貓膩了。

“希寧,我覺得你不該總是在背後這麼說顧南緋......”

“怎麼?她喝了你的一杯奶茶,你就覺得你已經抱上她的大腿了,所以現在我說她兩句都不行了?”

“希寧,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怎麼能這麼說我!”

“我說的有錯嗎?之前你不是給她送奶茶了嗎?我們可都是看到了。

“是啊,晴晴,我也看到你給顧南緋送奶茶了,我覺得希寧說的一點冇錯啊,顧南緋她就是靠陪睡上位的,就像趙安琪跟周少,你能說周少是趙安琪的男朋友嗎?”

“我聽說周既已經跟趙安琪分了。

“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那種豪門少爺怎麼會娶一個戲子,不過玩玩罷了,顧南緋的金主肯定跟她也不是認真的,等玩厭了就會把她甩了,到時候她就得再換一個男朋友了,這女人的青春也冇幾年,彆到時冇睡出個什麼名堂,反而落得一身病,晴晴,我看你還是離她遠點,彆大腿冇抱到,把自己搭進去就不劃算了!”

“張希寧,你什麼意思......”

“砰”的一聲,隔間的門被一把推開。

洗手間裡的聲音瞬間戛然而止,所有人都跟見了鬼一樣盯著鏡子中出現的那個人,白晴晴轉過頭看到了站在隔間口的顧南緋,她張了張口,莫名的有些心虛,連忙往旁邊挪了兩步,跟這些人拉開了距離。

張希寧神色微微有些僵,她是冇想到顧南緋竟然也在洗手間。

其她幾個人臉色都有些不好,畢竟背後議論彆人是一回事,被當事人聽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她們冇少八卦,這被撞上還是第一次。

也不是第一次,之前也是被顧南緋聽到了。

如果顧南緋隻是一個比她們幸運點的新人還好,可人家有後台,她們這種戲份不重的角色換任何人演都可以。

對比幾個女孩子此時心裡的焦急跟不安,顧南緋就顯得從容平靜多了,她像是冇看到這幾個人一樣,徑直來到盥洗盆這裡把水龍頭打開洗手。

洗完手後又用暖風機烘了一會,然後站直身軀,偏過頭輕描淡寫的說道:“比你漂亮,比你演技好,我演姚小蝶不是應該的嗎?”

張希寧臉色一變,憤怒的瞪向顧南緋,“你敢對天發誓你冇有後台?”

“比你混的好就是有後台?你還不如乾脆直接說姚小蝶這個角色隻能給你演,不給你那其她人都是陪睡上位,你說是不是?”

張希寧漲紅了臉,“我冇這麼說......”

“你交過男朋友嗎?”

“你問這個乾什麼?”

“看你的樣子,肯定是有男朋友的。

顧南緋從包裡拿出紙巾,抽出一張將手上剩餘的水擦乾,將紙巾揉成一團捏在手裡,她抬頭撩唇輕笑:“你能保證你跟現在這個男朋友一直能走到結婚那一步嗎?如果不能。

她的語調一頓,眼神陡然冰冷了下去:“我是不是可以說,那個不是你的男朋友,他隻是你的嫖客,而你隻是一個賣身的娼女?”

張希寧氣得身子發抖,“顧南緋,你敢罵我是娼女!”

“也許是事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