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你的條件,你再找個喜歡的也不難。”

這句話男人說的平靜,平靜的就像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勸慰她。

如果是其他人,她會禮貌的拒絕,可這個人是秦宴!

蕭沐晚呼吸急促了起來,握緊了拳頭,“你明明知道我心裡隻有你。”

男人淡淡的道:“這些年你不也有自己的生活嗎?”

蕭沐晚臉色刷的一下白了,哆嗦著唇瓣,想解釋什麼,男人已經抬腳往外走了。

......

顧南緋盤著腿坐在沙發上刷微博,剛剛看到的那張照片這會兒已經找不到了。

她很快有刷到了兩條爆料。

是希希啊:顧南緋以前是我們學校的,她以前是個小太妹,經常跑出去跟不良少年一起抽菸喝酒,我就好奇胭脂雪劇組怎麼就找了這麼一個人來演姚小蝶???

鹿過5566:這個女人我也認識,她以前是我的朋友,我把她當最好的閨蜜,她卻揹著我跟我男朋友上床,還是在我的婚房裡,簡直太不要臉了!ps:我男朋友是個富二代。

鹿過5566:對了,補充一點,那個女人的臉是整過的!

越看越離譜,這都是哪裡的妖魔鬼怪?

顧南緋心裡沉甸甸的,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起身進了浴室,對著鏡子看了又看。

她這張臉看起來像整的嗎?

明明很天然好吧!

正在她鬱悶的時候,外麵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她立刻從洗手間出去,看到秦宴已經回來了,她正要迎上去,又想到什麼,按捺了這股衝動,用手梳著自己的長髮,咳嗽了一聲,“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早?”

說完又覺得這話挺奇怪的,明明是她讓他回來的。

可是,距離她剛剛掛電話到現在應該纔過去不到十分鐘吧。

他這是怎麼回來的?難道飆車了?

想到這個可能,顧南緋心裡愈發的不自在了。

“你不是說想要我陪著你嗎?”

“......”

顧南緋早就將這句矯情的酸掉牙的話自動從自己的腦袋中遮蔽掉了。

可偏偏這個男人要當著她的麵重複一遍。

看著她紅透了的臉頰,男人薄唇忍不住彎了彎,走過去將手裡的飯盒遞給了她。

顧南緋早上睡過頭了,早餐冇怎麼吃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這會兒肚子還是挺餓的。

她接過飯盒,發現竟然是壽司。

顧南緋還是挺喜歡吃日料的,將飯盒放在茶幾上,打開後她就迫不及待的塞了一個三文魚壽司到嘴裡,隻是咀嚼著漸漸的臉色就變了。

然後......她捂著嘴起身跑進了洗手間,又是一頓嘔吐。

本來就冇吃什麼東西,這下一吐把酸水都吐出來了。

身體就像被掏空了一樣,從來冇有過的難受,顧南緋這一刻都在懷疑是不是這兩天吃壞肚子了。

男人跟著她進了洗手間,站在她的身後,皺著眉頭蹲下身用手掌輕輕拍著她的肩膀,“怎麼吐的這麼厲害?”

顧南緋幾乎是趴在盥洗盆上,等吐完後,她打開水龍頭漱口,然後將盆裡的東西都衝了下去。

“去檢查一下。”

他們現在呆的地方就是醫院,要檢查也很方便。

但是顧南緋對醫院下意識的有一種排斥,尤其是母親住院的那段時間給她留下了陰影。

這幾年顧南緋生病了都隻去私人診所拿點藥,基本都不會上醫院來。

這種心理大多數人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