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害羞了?”

“你放開我。

大約看出了她在生氣,男人還是把手鬆了。

顧南緋站起身離開了他。

她背對著他整理了一下,等到情緒稍稍平複了一些,她才轉過來。

男人噙著笑看著她:“你的臉真紅。

看著他嘴角邊打趣的弧度,剛剛壓下去的那股懊惱又冒了出來。

顧南緋怒瞪了他一眼:“不準笑!”

可她越是羞惱,他越是開懷。

“秦宴......”

看著她氣得跟隻炸毛的貓一樣,男人才稍稍收斂了一些,可眼底的戲謔依舊不減。

“我去上個洗手間。

顧南緋進了次臥,把門關上了。

隔離了男人的注視,她整個人才鬆了口氣,站在盥洗盆的鏡子這裡,看著鏡中滿臉通紅的自己,呆呆出神了好一會。

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心跳的那麼快?

顧南緋,醒醒,你不能對他動心的,你們馬上要離婚了。

理智歸位,顧南緋心煩的無以複加。

她打開水龍頭,俯身用手捧了水撲到臉上,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冷水碰到傷口時,她疼的嘶了一聲,趕忙抽了一張紙巾,小心翼翼的把傷口那裡的水擦乾,然後胡亂把臉也擦了一遍。

這時,手機響了。

是陳導打來的電話。

顧南緋把電話接了。

“南緋,你還好吧?”

這個時候劇組已經開工了,剛剛田恬給她打的電話她冇接到,但是回了一條簡訊過去。

“嗯,還好。

“你今天要不要請假休息一天?”

顧南緋垂著眼簾,想了想,輕輕的開口:“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後,她看著額頭上的傷,把劉海弄下來遮住。

然後她給自己化了個淡妝後纔出去。

秦宴坐在病床上正在跟人打電話。

顧南緋在旁邊坐了下來,看著他俊美冷漠的五官,他工作的時候看上去深沉又穩重,可在她麵前卻是那般惡劣......

正在她盯著他的臉看出神的時候,男人掛了電話朝她看來,“再親一下?”

“......”

顧南緋好不容易降下去的溫度又升了起來。

她覺得她再跟他呆在一起,肯定會被他吃掉的。

還是去工作的好,趕緊把戲拍完了拿到錢還給他,然後重新開始她新的人生。

“我現在要去劇組,你待會打完了就按鈴讓護士來給你拔針知道了嗎?”

男人皺了下眉頭,“你很缺錢?”

“是啊,我不去賺錢,以後跟你離婚了吃什麼喝什麼?”

其實顧南緋也冇怎麼花這個男人的錢,她欠他的那六百萬都是母親的醫藥費,可如果他不自作主張的換病房,現在她也不會負債這麼重。

她搬到金庭公館,偶爾會在家裡吃,大多的時候還是外麵解決的。

一起出去吃飯,也是他花錢,這麼一想,她還確實占了他不少便宜。

“那就不離婚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