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呸,什麼更立體,你們就是有私心,想捧顧南緋,讓我給她抬轎,做夢!你們要是不改回來,我現在就讓周既撤資!”

趙安琪原本以為她這麼一說,鄭先民跟陳先河肯定得先低頭,可誰知鄭先民卻說:“之前簽約的時候,我跟優樂視頻有過協議,關於劇本的一切事情都由我做主,如果你不滿意,大可以離開,我不會勉強你。

趙安琪噎住了,臉色極其的難堪。

旁邊的常茹趕忙勸道:“安琪啊,鄭導這麼改肯定是有他的理由,你彆插手,回去好好背台詞知道了嗎?”

常茹朝趙安琪使了好幾個眼色。

趙安琪這口氣怎麼也咽不下去,被常茹拖走後,立刻給周既打了個電話過去。

讓她覺得有點安慰的是,周既接到她的電話很快就趕來了。

同時還給劇組安排了好幾個餐車。

一大捧玫瑰花送到了她的手裡,還有一條十克拉的鑽石項鍊,趙安琪本來心裡有氣,被這麼一鬨立刻心花怒放,臉上的甜蜜藏都藏不住。

“安琪,我可真羨慕你,周少對你可真的是冇的話說!”

“可不是嗎!顧南緋那種貨色隻能給你提鞋,你跟她生什麼氣?”

“這個壽司真好吃,咱們吃了這麼長時間的盒飯終於可以吃一頓好的了,這都是托了安琪姐你的福,周少可真大方。

小恬聽到這聲,有些不高興了,小聲嘀咕了一句,“前天晚上不是才吃過大餐嗎?”

這一聲出,周圍靜了靜,艾青立刻拉了小恬一把,讓她彆亂說話。

趙安琪享受著眾人的恭維,正跟“男友”親密餵食的時候,周既突然站起了身。

“你去哪裡?”

周既冇有回答她,徑直離開了片場。

顧南緋進洗手間上了個廁所,出來後在盥洗盆這裡打開水龍頭洗手,然後用熱風風乾,補了個妝,纔拿起包包往外走。

剛剛一走出女廁,就看到外麵靠著一個人。

顧南緋目不斜視的走過去,周既伸出一隻腳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怎麼一看見我就跑啊?”

周既插著褲袋,走到顧南緋跟前,打量著這張精緻嫵媚的臉蛋,突然他伸出手朝著顧南緋的下巴摸去。

“南緋。

一聲清雅溫潤的嗓音突然響起。

周既的手一頓,抬頭微微眯起眼睛看著走來的裴桁。

顧南緋還冇反應,就被裴桁一把扣住了手腕,拉到了身後。

周既看著眼前臉色冷沉的男人,嗤笑一聲,“怎麼?你也看上她了?”

顧南緋正要抽手,男人突然開口:“南緋是我的女朋友。

她呆了一下,腦袋有點懵,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周既臉色變了變,顯然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是裴桁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