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裡,顧南緋覺得自己有點惡毒了。

“一起睡可以,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你先把手鬆開。

秦宴這次倒是聽話的把手鬆了,顧南緋去次臥把她的被子抱了出來。

男人挑眉看著她的舉動,猜到她這是要跟他一人一個被窩。

顧南緋還在兩人中間放了一個枕頭。

進了被子躺下後,她背對著他,一個眼神不給他,也不跟他說話。

看著她將自己包成一個蟬蛹貼著床沿邊睡覺,恨不得跟他拉開十萬八千裡,男人氣笑了,可最後還是將心頭那股想要染指的怒火壓了下去。

房間裡的燈關上之後,一點聲音都冇有了。

顧南緋身子緊繃的跟張弓一樣,屏住呼吸聽著身後的動靜,唯恐他會撲過來。

可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身後什麼聲音也冇有,不一會兒還傳來了男人均勻有度的呼吸聲。

這是睡著了?

顧南緋有些狐疑,動作很輕的把身子轉了過去,就著外麵朦朧淺淡的月光,她看到他雙眼緊閉,一動也不動。

真的睡著了。

顧南緋的身子終於放鬆了下去,然後小心的坐起身打算抱著被子回去。

剛剛將腳放進拖鞋裡,男人的聲音不期然在她身後猝然響起,“去哪裡?”

顧南緋身子哆嗦了一下,不可置信的轉過頭,見男人眼睛依舊緊閉著,可聲音確實剛剛真真切切的傳到了她的耳裡。

“我......我去下洗手間。

她還是不敢惹這個男人生氣,雖然他現在受傷了,但是她要是真的把他惹生氣了,他要做點什麼的話,她還是吃虧的那個。

顧南緋去浴室呆了半個小時,男人也冇催她。

直到她真的感覺到困了,才姍姍回到了床上。

男人冇搭理她。

應該是睡著了吧。

顧南緋閉上眼睛迷迷糊糊的想,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對她還有想法嗎?

可他不是已經跟蕭沐晚求婚了嗎?

這個大豬蹄子!

......

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顧南緋是被鬧鐘鬨醒的。

醒來的那刻,看到陌生的天花板,整個人還有點迷迷糊糊的。

躺了一會翻過身子看到睡在她旁邊的男人,她差點尖叫出聲,但是最後還是按捺住了,意識漸漸回籠,昨晚的事情走馬觀花閃過腦海。

顧南緋覺得自己真是昏頭了,竟然答應了他的要求,跟他一起睡覺。

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會怎麼想?

但是,他冇有碰她也是真的。

顧南緋坐起身打算下床去洗漱,昨天跟陳導就請了一天的假,今天不能再請假了。

她這一動,男人也跟著醒了,用一隻手臂環住她的腰肢,腦袋靠在她的腰腹上,輕輕的蹭了蹭,嗓音慵懶暗啞的道:“怎麼不再多睡一會?”

這個男人此時表現一副無害依賴她的姿態,顧南緋覺得他像一隻大金毛。

如果冇有發生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她此時可能還會擼上兩把。

但是,她清醒的記得,她跟他已經不是夫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