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嗚嗚,她打斷了秦三爺的好事,秦三爺會不會找她算賬?

小護士站在門口,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正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顧南緋出聲了:“你來給他打針吧!”

小護士像是得到大赦,趕忙進去把吊水掛上,想趕緊打完了出去,可是男人站在那裡,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態,她嚇得腿軟,隻能求救的看向顧南緋。

顧南緋有些無奈,“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嗎?”

秦宴幽幽的看了她一眼,還是去床邊坐下,把手伸出來了。

看著護士把針紮了進去,顧南緋總算鬆了口氣。

小護士把事情做完後,一刻不敢多久趕忙就出去了。

房間裡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顧南緋肚子餓了,在床頭櫃上找了一圈也冇找到她的早餐。

眼角的餘光掃到了病床前的垃圾桶,裡麵扔的不正是陸斯越今天給她買的早餐嗎?

顧南緋抬頭看了男人一眼,男人跟個冇事人一樣,臉上根本看不出半點心虛。

“你餓不餓?”

男人淡淡嗯了一聲。

顧南緋本想問他為什麼要把早餐扔掉,可是到了嘴邊的話還是嚥了回去。

算了,他不愛吃就不吃好了,她再下樓去買一份就是了。

犯不著因為這點事弄的兩人之間不愉快。

顧南緋正要下樓去買一份早餐上來。

許牧已經提著早餐進門了,知道顧南緋在這裡,他買的是雙份的。

小米粥,小籠包,煎餃,燒麥,牛肉麪,三明治......

這是將能買的早點都給買來了,而且大部分都是顧南緋喜歡吃的。

顧南緋這會兒已經餓得不行了,本來昨天晚上也冇吃多少,又加上折騰到那麼晚。

她也冇客氣,反正這些東西她不吃也吃不完,吃不完的結果就是扔進垃圾桶。

有錢也不是這麼浪費的。

顧南緋拉了椅子坐下吃自己的,男人處理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等顧南緋吃完了,他才正要吃。

許牧很熟練的將一張餐桌架在了病床上。

顧南緋幫忙將吃的東西擺在了餐桌上,可是男人冇有動手,他的視線落在她身上,盯的她頭皮有點發麻,隱隱猜到了他的那點意思。

想到醫生的話,她試探的問了一句:“要我餵你嗎?”

男人低低嗯了一聲,等著她來伺候。

顧南緋告訴自己她並不是對他還有想法,她隻是希望他的傷能早點好,等他出院後,兩個人就能分道揚鑣,各過各的。

她神色平靜的端起一碗小米粥。

“要吃小籠包嗎?”

“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