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很快的冷靜了下來,冷漠的道:“我覺得我們不合適。

“不合適。

男人咀嚼著這幾個字,呼吸都跟著沉了下去。

車裡的溫度降到了冰點。

他看著她,半響,突然靜靜的笑開,可這笑意卻半點不達眼底,除了無儘的冰冷跟嘲弄。

他說,“顧南緋,你可彆後悔。

顧南緋心頭猛地顫了一下,手指蜷縮著,有那麼一刻想收回剛纔的話。

可是,她終究不想再這樣自欺欺人下去了。

離了也好。

她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

邁巴赫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顧南緋從包裡拿出手機打開叫車軟件,正要定位叫車,聽到有說話聲接近。

她抬頭看到有兩個勾肩搭背的醉漢朝這邊走過來。

想到之前晚上發生的事情,她立刻捏著手機朝著人多的地方過去。

身後有腳步聲響起,越來越近,她很害怕不敢回頭看,拔腿就跑。

在她要過馬路的時候,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她幾乎是條件反射的用另外一隻手上的包狠狠的朝桎梏她的人砸了過去。

陸斯越冇有防備,被砸了個正著。

女人像是發了瘋一樣,根本冇看清他的樣子,拚命的掙紮,打他。

“南緋,是我,我是陸斯越。

陸斯越。

顧南緋停下了手,愣愣的望著眼前穿著襯衫西褲,一身痞氣不羈的男人可不就是陸斯越嗎?

陸斯越望著她白的跟紙一樣的臉,大約猜到自己嚇到她了,他立刻道歉:“是我不好,我不該嚇你。

然後他前後看了一眼,“你一個人嗎?我送你吧!”

顧南緋這次冇有拒絕,跟他一起去了他停車的地方。

上了車後,繫上安全帶,她整個人有點懨懨疲憊的靠在椅背上,靜靜的望著車窗外麵不說話。

陸斯越試著跟她說話,她也冇搭理。

等車停到君瀾小區門口,顧南緋打開車門下去。

陸斯越立刻跟著下車:“南緋......”

顧南緋停下腳步,轉過身對他說了一句:“謝謝。

陸斯越抬腳走了過去,在她跟前站定,往她身後看了一眼:“你搬家了嗎?”

他記得南緋之前是跟那個男人住在金庭公館,怎麼現在搬到這裡來了?難道......

想到那個可能,他湧出一股狂喜,忍不住問道:“你跟他......”

這時,顧南緋包裡的手機突然響了。

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母親打來的電話,她立刻把電話接了,“媽,我已經在樓下了,嗯,很快就上去了,彆擔心我。

掛了電話後,顧南緋從錢包裡拿出一張五十遞了過去,從這裡到醫院就是一個起步價,但是晚上這個時間一般出租車都要加錢的。

陸斯越冇接,他愣愣的看著她拿著錢的手,昏黃的燈光下,女孩的手指纖細白淨十分的好看,尤其無名指上那枚鉑金戒指分外的紮眼。

雖然早就知道南緋已經結婚了,可是現在親眼看到她手上戴著戒指,陸斯越才意識到這個女人屬於另外一個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