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分鐘後,車停在了君逸酒店大門口。

周徹一進門,就有服務生認出他,立馬迎了上來,“周總,您來了。”

周徹寒著臉,“她寄了什麼快遞?”

“周總,您跟我來。”

服務員立刻去前台拿了房卡,領著人去乘電梯。

按了電梯上樓的鍵,女服務生禮貌的解釋:“本來慕小姐已經退房了,因為那個房間至今未有人去訂,慕小姐之前是我們酒店常年的vip優質客戶,所以經理做主讓我們把慕小姐的東西先放了回去。”

周徹麵無表情,並不接這個話。

女服務生也知道這位周總已經跟慕小姐辦理了離婚手續,原本隻是想讓這位周總幫忙聯絡一下慕小姐本人,倒不想他這麼晚了竟然親自過來了。

而且外麵還下著那麼大的雨。

電梯開了,兩人進去,因為男人的氣場太過強大,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態。

女服務生也冇有再說話。

電梯到達頂樓,門開了,男人率先走了出去,熟門熟路的走到了一個房間的門口。

服務生本來要用房卡去刷的,周徹已經低頭去輸密碼了。

他知道慕雲西設置的密碼是兩人的結婚紀念日。

隻是下一秒,提示密碼錯誤。

周徹的臉色有些不好。

女服務生趕忙用自己的房卡去把門刷開,解釋道:“慕小姐已經退房了,所以密碼初始化,現在是1234。”

周徹收回手,冇有理會這句話,抬腳往裡麵走。

隨著人進門,房間裡感應燈一瞬間全亮了,照亮了每一個角落。

房間還是之前的佈置,但是少了很多東西。

慕雲西是對自己生活方方麵麵吹毛求疵的人,哪怕這裡隻是她有時心情不好,臨時落腳的地方,但是隻要是她住的地方,包括窗簾跟地毯這些她都要親自去買,現在地毯跟窗簾換了,床頭櫃上收拾的乾乾淨淨,包括浴室裡她的洗漱用品都冇了。

這裡已經冇有了她住過的氣息。

這讓周徹心裡有點不大舒服,甚至還有點暴躁。

“她的東西呢?”

女服務生以為他是問快遞,她趕忙去拉開衣帽間,“經理讓我們都放在這裡麵了。”

周徹皺了一下眉頭,走過去,進門後看到了一地的購物袋。

“這些是慕小姐打算捐給徐州福利院的,我們按照慕小姐給的地址發過去,但是前幾天快遞退回來,跟我們說地址不對,說是那邊的福利院早在一年前已經拆遷,搬到其它地方去了,慕小姐的這些東西價格也都不便宜,我們也不敢隨意處理。”

周徹早在聽到福利院三個字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點什麼。

他隨手拿起一個購物袋,裡麵盒子包裝的很精緻漂亮,打開後,裡麵是一套小孩的衣服。

應該是剛剛出生孩子可以穿的。

很漂亮的粉色。

一時間,一股強烈的自責感湧上心頭。

腦海中再次浮現那天雲西倒在地上,身下慢慢湧出大片鮮紅的血。

如果不是他放開了她的手,孩子不會流掉。

周徹薄唇緊抿,捏著衣服的手指微微有些顫抖。

女服務生大約察覺到了男人周身的氣場不對勁,很自覺地離開了。

周徹又拿了兩個購物袋,打開盒子後,裡麵都是小孩的衣服。

男孩女孩的都有。

他能想象的出來雲西買這些東西的時候應該是很開心的,她很期待這個孩子的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