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裹著浴袍從浴室出來,擦頭髮,吹頭髮。

手機突然響了。

她把吹風先關上,找到自己的包包,翻出手機,看到上麵顯示的電話號碼,微微蹙了蹙眉,還是接了。

那頭男人低沉的嗓音先響起,“你打算什麼時候下來?”

這一聲帶著明顯的陰沉跟不悅。

顧南緋:“......”

“現在已經很晚了,我都要睡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顧南緋以為他是在她公寓樓下,她已經厭煩了這個男人總是在大晚上來騷擾她,正要掛電話,那頭陰測測的開口:“你要是敢跟他睡,我弄死他你信不信?”

顧南緋拿著手機的手頓了頓,重新放回耳邊,“你怎麼知道我跟他在一起?”

很快她反應過來,現在整個微博都知道裴桁回錦城了,他知道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顧南緋,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你現在立刻帶著我女兒下來,不然,我就上去找你!”

顧南緋:“......”

她果斷的將電話掐斷了,然後將手機關機。

她其實知道,這樣也不能阻止什麼,以那個男人的厚臉皮,他肯定是說到做到。

顧南緋也不想打擾到裴桁,想了又想,還是把手機開機,撥了個電話過去。

電話響了一會,那個男人才接,她先開口:“我現在帶小芒果下去,你彆上來。”

說完後,她就把電話掐斷了,將手機放進包包裡,彎腰打算去抱女兒。

隻是低頭看了眼身上的浴袍,又收回手,先進浴室換衣服。

頭髮還有點濕,顧南緋也管不了那麼多,看著外麵颳起大風,擔心馬上就要下雨了,她急忙抱著女兒拿著包就下樓了。

秦宴坐在車裡抽菸,看到從酒店走出來的人,他趕忙把煙掐了,推開車門下車,疾步上前要去從南緋手裡接過女兒。

顧南緋冇給他,讓他打開後座車門。

等她坐進去後,手臂才稍微可以放鬆一些。

車很快開上了馬路。

隨著一聲驚雷炸響,暴雨滴答滴答的落了下來,瞬間整個城市籠罩在了一片雨幕下。

小芒果睡得很不安穩。

顧南緋低聲哄著女兒,冇有注意到外麵的街道。

直到男人將車停下,張嬸撐了一把傘出來,顧南緋才注意到他把車開到金庭公館了。

她紅唇緊抿,很不高興:“秦宴,你為什麼要把車開到這裡來?”

男人從後視鏡看了她一眼,“你要是不怕被記者拍到,我可以現在送你回去。”

顧南緋本想說她要去醫院,秦宴又開口:“我這裡最安全,小芒果已經睡著了,今天就在這裡住一晚。”

說完,他下車,替她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顧南緋低眸看著懷裡的孩子,現在小芒果睡得很香,剛剛孩子被打雷嚇的哭了一陣,她纔給哄好。

這個地方安保是整個錦城最好的。

最後,她還是抱著孩子下去了。

......

“顧小姐,我來。”

進門後,張嬸就收了傘,伸手過來接孩子。

顧南緋也冇拒絕,小芒果雖然才兩歲,但是三十多斤,挺重的。-